手残脑残,内心火热
杂食,食用各种cp,偶尔有产出,本质是个亲妈
一颗性情温和的桃

【苏兰】此一世

旧文存档……




“木头脸。”


“这次去蓬莱,你要是不和我们一起回来,我就和你绝交。”


“哪怕是迟了一刻也不行。”


“说绝交就绝交。”


“不和你同行,不和你说话,就当不认识你。”


“哪怕日后再路上遇到,也绝不和你打招呼。”


“连转世都见了你就跑。”


“你可记得了?”


方兰生对着空空的房间,喃喃自语。


“方兰生,今日你所言,你可记得了?”


“若是他不回来了,便永远不要再记得他了。”


他闭上眼睛,轻轻扯动嘴角:“别再给自己的来世,留一份受不起的情。”



方兰生坚定地认为,他是为了不让百里屠苏有机会接近襄铃,才会在入夜时分送一碗粥到他房里的。


“前两天在江都看到他和晴雪半夜一同出去还推说什么看星星谁知到这回他会不会又借着什么讲故事的借口把襄铃也拐带走啊哼看木头脸那木头样子也知道他肯定不会讲什么有趣的故事襄铃若是想听不如听我讲……”兰生正在百里屠苏房门口犹豫不决的碎碎念,一个清冷的声音忽然自背后响起。


“兰生,你在此处作何?”


“啊啊??!!”方小公子很没形象的被惊的一跳,承粥碗的托盘都差点脱手,待看清楚来人,立刻炸了毛:“木头脸!你是猫啊!走路就不能出个声么?”


“习武之人自然脚步轻。”百里屠苏用没什么起伏的声调淡淡的说:“况且,你自言自语的太投入了,纵使脚步再响你也听不到。”


“我——”


百里屠苏不等方兰生怒起反抗,就先一步出言打断了他:“站在此处会妨碍他人,进来说吧。”说着向前一步,为方兰生打开了房门。


进入屋子,百里屠苏径自在桌边坐下,好整以暇的看着端着盘子站在门口一脸纠结的方兰生:“找我有事?”


“谁会找你有事……我只不过是……那个……”方兰生犹豫了片刻,自暴自弃般的将托盘往桌之上重重一放:“给你的,粥。”


百里屠苏闻言,看向他的目光似是带上了些许促狭。方兰生被他看得有些羞窘,干脆一梗脖子,粗声粗气地说:“看什么看?又不是为你熬的,我……我这是为了节约,中午熬的没喝完,倒了也是浪费,那、那就便宜了你吧。”


“……谢了。”百里屠苏点点头,倒也没客气,拿起勺子吃起粥来。


方兰生忍不住再一次怀疑百里屠苏是不是真的被妖兽打坏了脑子,居然又能听到他说谢了。但是深知自己再问的话八成也是要被他一句话噎死,索性不去讨那个没趣。看着百里屠苏连吃粥都一副认认真真的样子,忍不住问了一句:“味道如何?”


“确实美味。”


“那是自然~本少爷亲自下厨,哪有不好的道理?”方兰生忍不住有些得意起来。


“欧阳先生所说,确实不假。”


“啊?”方兰生一时没反应过来,当他终于意识到屠苏所指之意时,顿时怒由心生,一把抓住百里屠苏的衣领:“你居然敢嘲笑本少爷??”


“并无此意。”百里屠苏倒还是一脸的平淡,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方兰生身上散发出的浓浓杀气。


“你——”方兰生正欲爆发,一样东西忽的从百里屠苏衣服里滑出,方兰生下意识的去接了,拿到眼前一看——


是一个勉强认得出是百里屠苏造型的面人。


“……”方兰生不正在思考是应该先吐槽这泥人的制作还是先吐槽泥人是百里屠苏造型,忽的注意到百里屠苏面上的表情有点不自然。


方兰生恍悟了。


于是一脸贼笑的逼问:“看这制作……是晴雪送你的吧?莫非是定情物?”说出这话时,方兰生一瞬间觉得心里似乎有些异样,但也没有在意。


“休要胡言,不过是友情之物罢了。”百里屠苏多少有些尴尬的开口。


“友情之物?那干嘛只送你一个人?论起友情,我,襄铃,女妖怪也都是朋友啊,怎么没有送我们?女妖怪和晴雪还要更亲密些吧?”


“……你若想要,自去对晴雪说,她想必不会推辞的。”


“算了算了,”方兰生满面笑意的连连摆手:“君子不夺人所爱,这泥人可是人家女孩子的一番心意,你要收好啊!”说着,转身走了。


回到房间,方兰生倒在床上,用被子蒙住脸,觉得笑容还在脸上僵着。


他困了,要睡了,心里那止不住的难过是为了什么,他方家小少爷才无暇,也不屑去想呢。



其实他们之间的交集,真的是很少很少的。


方兰生此时正站在沦波舟的甲板上,对着茫茫的大海发呆


除了最初见面时那次几乎称得上是“顺便”的救命之恩,他与百里屠苏之间其实并没有什么直接性的联系若不是因为有欧阳少恭的存在,也许就真的应了百里屠苏那句话:今日之缘,明朝逝水。


其实方兰生自己也是知道他们之间是有着些大片空白的,但是出于自己也无法言明或者根本不愿去想的原因他选择性的无视了,每天依旧板起一张“喂喂木头脸阻人姻缘会被马蹄的不要以为你比我身高高一点睫毛长一点就可以毫无顾忌的在这里吸引襄铃的注意力识相的话就快给本少爷一边去啊啊啊啊啊”的脸,搬出一套套的子曰佛曰来对着百里屠苏一阵狂轰滥炸,尽管知道即使自己说到口干舌燥对方的反应至多也是闭上眼转头丢下一句“闭嘴,好吵。”可还是忍不住的重复这样无营养的单方面争吵,仿佛这样才能确保对方于自己之间那点少得不能再少的交集不会就此消散。


现如今仙草已经采回,只需交给少恭便可静等仙丹炼成,然后木头脸会去复活他的母亲,然后……


然后呢?


大概没有然后了。事情既了,自己也没有理由继续在外面闯荡。孙小姐的婚事总要了结一下,二姐那边也要给个交代,贺文君的事情更是时不时的浮上心头。也许到了那时,自己就要和众人告别,回琴川去了。


心中泛上来的难过感,一定是遗憾不能再闯荡江湖的原因,要不就是因为不能再见到襄铃了。


总之,一定和那个木头脸没有半点关系。一定。


“兰生,你可有闲暇?”


怎么说曹操曹操到……方兰生你个乌鸦嘴!无力的趴在船边,方兰生把头埋在胳膊里,闷闷的“嗯”了一声。


百里屠苏走到她身边,似是担心地问了一句“你没事吧”。


“可能有点晕船,趴一下就没事了。”方兰生保持着这个姿势,头也不抬的回答。


我现在就是不想看到你这张死木头脸!你待怎样啊?!


“兰生,我有话对你说。”


“就这么说罢,我听着呢。”


“兰生,我喜欢你。”


啊?方兰生猛的抬起头,呆呆的看着百里屠苏。


还是那张万年不能变的木头脸,表情认真的让人牙痒痒。


方兰生眨巴眨巴眼睛,指了指船舱:“晴雪在酒鬼那里,你找错地方了。”


百里屠苏的眉头微微皱起:“没有找错。我是在和你说话。”百里屠苏直直的看进方兰生的眼睛里:“方兰生,我说我喜欢你。”


方兰生就那样静静地和百里屠苏对视了片刻,忽然之间炸了毛:“百里屠苏你这混账!别乱开玩笑!我是男人!男人啊!你就这么瞧不起本少爷啊?本少爷哪里像个女人了!?”


“方兰生!”百里屠苏提高了声音,压过他的喊叫:“方兰生,我是说认真的!”


方兰生瞬间安静下来,垂着头,站着不动。


“兰生,我在祖洲处有些许际遇,虽不能言明,但心中也因此明白了些……”百里屠苏微微皱着眉:“自那之后,有种异样的感觉常徘回于心,总觉得若不趁此次机会告诉与你,恐怕再无机会了。我不求什么回应,只是想让你知道而已——”


“方兰生,我喜欢你。绝无看低你,或把你当成女子的意思。我喜欢你。”


“嗯。”方兰生依旧低垂着头,一动不动。百里屠苏默默地站了一会,回身向船舱内走去。


“喂,木头脸。”忽然方兰生的声音在背后响起,百里屠苏正欲回身,被方兰生呵止:“就那样别动,也别回头。”


“想不到你平常那么木头,说起这种话来倒是一点都不脸红。”方兰生的声音似是带了调笑,却又有着微不可查的颤抖。


“你说的话,我知道了。也记住了。”


“木头脸,你听好了,我好话不说二遍的——”


“——我也喜欢你。”



然而,谁也没想到的是,一切转变的太过突然,少恭从他们的好友,一下子变为了死敌。从青玉坛逃出,他们连夜去了江都,寻找瑾娘。


回来的路上,方兰生有些闷闷,从花满楼到客栈,一路都没什么言语。红玉知他心里难过,轻叹一声,开口:“猴儿,这两天也难为你了……”


“我……我没事,只是想起二姐,想起少恭,想起孙小姐,心中……堵堵的。”


“说起孙小姐来,姐姐这里倒是有个事儿想与你说。”红玉微微一笑:“前些日子我查到,以水灵之术做引,配合佛法心经,可将青玉司南佩中的魂魄引回原主身上。此法对修为要求颇高,但以猴儿你的资质,应是可行。近日事情多,倒是忘记告知与你了。”


“真的?”方兰生的眼睛一亮。


“自是真的。魂魄归一后孙小姐当是无碍了,猴儿也不必总因此事而负疚在心。”红玉笑的妍丽:“省的如这几日般,连梦话都在念着‘我不是晋磊’。”


“女妖怪!你偷听人梦话!”


“这话真是冤枉姐姐了,你声音那么大,旁人想不听都不成啊~”


“啊啊啊啊啊我的一世英名啊——”


回到客栈,方兰生躺在床上却睡意全无,索性坐起身来望着窗外的明月发呆。


敲门声忽然响起,方兰生把门打开,站在门外的,正是百里屠苏。


“是你啊,木头脸……进来坐吧。”


百里屠苏依言坐在桌旁,方兰生也跟过来,坐在他对面。两人谁也未开口,房间一时间陷入一片寂静。


良久,方兰生挠挠头,有些突然的开口了。


“木头脸……我要把青玉司南佩上的魂魄牵引回孙小姐身体里。魂魄完整,她的身体也就不会再那么脆弱了。”


“嗯。”


“然后告诉她事情的全部,让贺文君……不,是让孙小姐知道那些过往。”


“嗯。”


“这样,她就可以安心的寻找她的这一世真正的有缘人了。”


“嗯。”


“我……我知道这样不算上是补偿,甚至是很负心的举动……”方兰生苦恼的蹙起眉头:“可是——”


“——可是我真的不是晋磊,我只是方兰生而已……我……”


少年郁郁的低下头。


“我不能去冒领这份属于晋磊的情。”


百里屠苏无言的望着方兰生,看着他的眼中隐隐的水色。


“我也觉得自己这样一点也不够男人,心里也还是觉得对不起孙小姐……但是贺文君所寻得,是那个已经消失的晋磊……方兰生,是给不了她的……”


“一世的缘本本就只够一世消受。”百里屠苏忽然开口,声音沉稳,在黑夜中仿佛带了安抚的力量:“生生世世的纠结反会成执念,于她,亦是不好。你所做的,并无不对。”


“木头脸……”方兰生有些吃惊的望着百里屠苏。


“莫再多想了,歇下吧。”


百里屠苏并未多说便起身离开。房间里又只剩了方兰生一人,捏着手中的青玉司南佩,望着百里屠苏离开的方向发呆。


次日清晨,因百里屠苏的煞气又发作,一行人启程去了幽都。


忘川篙里一番出人意料的变化,众人于白帝城分开,百里屠苏与红玉上了天墉城,方兰生他们则去了青龙镇。


再见面时,兰生觉得,眼前的百里屠苏身上,带了一种言不明的决绝。


出发去蓬莱前的那天晚上,兰生独自在昏暗的房间里,自己对自己许了个诺言——


“若是他不回来了,便永远不要再记得他了。”


五日后,兰生站在海滩,望见一条黑色的巨龙,消失在西北方的天空。



作为一个江南小镇,一年后的琴川与一年前的琴川并无太大变化,甚至连在其中生活的人们都一如往昔。只是谁家的老人老掉了,谁家的媳妇又新生了小子,生命在无声中交替着延续。


兰生从书院出来,大大的打了个哈欠,举步朝方家的铺子走去。青玉司南佩被归还,孙小姐也嫁了有缘人。没了二姐,方兰生便开始学着打理家里的生意,但终究对书院还是有些怀念,便半日读书,半日理店。


集市上的人还是那些亲切的老面孔,兰生一面走,一面与熟识的邻里打着招呼。就这么不经然的,在人群中瞥到了一个挺拔的身影。


那人显然也也看到了他,急急地穿过人群向他走来。在离他3步远的地方站定,有些犹豫的开了口:


“兰生……”


方兰生呆呆的看了眼前的黑衣少年片刻,忽然转身就跑。


“兰生!”


屠苏急忙追上去。水乡小镇虽是宁静,市集之地仍是有熙熙攘攘的人群。方兰生灵巧的在人群中绕来绕去,百里屠苏一时也无法追上他,只得紧紧跟着,生怕跟丢了。


穿过集市,路过客栈,跑过拱桥,茶摊处的宣老汉看着一前一后飞奔而过的身影,抿一口茶叹着年轻真好。


眼看要跑到镇口,百里屠苏急赶几步,终于借助身高腿长的优势,抓住了那书生的手。


“兰生!”


方兰生终于停下了脚步,却不回头。屠苏也不强迫他,只是轻轻地唤着。


“兰生……”


沉默了片刻,方小公子也不转身,就那样对着面前的空气忽然气势汹汹的吼道:


“我发过誓要和你绝交的!”


“我知道——”


“不和你同行,不和你说话,就当不认识你!”


“我知道——”


“哪怕日后再路上遇到,也绝不和你打招呼!连——”


“——连转世都见了我就跑。”


兰生猛的回过头来,定定的望着百里屠苏。少年的望向他眼眸沉静如水,一字一句的说:


“我都知道。”


百里屠苏走近一步,轻声说道:


“兰生……”


“没有和大家一起回来,是我的错。”


“让你违背自己之言,确实不好,但是……”


百里屠苏顿了顿:“但是,我愿以此生为报,可好?”


方兰生低下头,声音有些喑哑:“我不需你——”


话并未说完,一双有力的手臂已环住了他。


“兰生。”


近在耳旁的吐息湿热,似是连声音都变得温暖。


“我知道你不想下一世仍有承不起的的情。”


“所以,我只想你——”


“许我这一世便好。”


此一世·完


微番外:


“木头脸……我记得那天我是一个人在房间里,你怎么知道我说了什么的?”


“……你说梦话声音太大了……”


“……”


评论
热度(16)

© 桃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