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残脑残,内心火热
杂食,食用各种cp,偶尔有产出,本质是个亲妈
一颗性情温和的桃

【苏兰】了无梦

旧文存档……


——————————————————————



沦波舟出海前,青龙镇还在绵绵的下着雨。


方兰生抬头看着海天相接的地方,觉得自己仿佛已看到终局。


了无梦·入梦


方兰生觉得被百里屠苏(顺便)搭救是自己迄今为止遇到过的最大折辱。


自己好心好意诚心诚意的夸奖在对方耳中却什么都不是,一句“闭嘴,很吵”就把自己堵了回来。不知好歹自视清高心狠手辣!这种人是怎么长到这么大还没被雷劈死的啊!回琴川的官道上,方兰生在心中狠狠地腹诽着。


许是想的过于投入没控制好表情,旁边的欧阳少恭回过头来对他微微一笑:“小兰,怎么了?这般咬牙切齿。”


“没、没事!在牢里待太久,肚子饿得很!”方兰生随口编出个理由来。不能让少恭知道自己还在生那肥鸟少年的气,不然一定会认为自己小肚鸡肠。


“小兰,百里少侠虽是言辞稍冷,但行事磊落,非奸恶之徒,你莫要再闹别扭了。”


“他行事哪里磊落了?少恭你就是把人都看得太好了!翻云寨里的那些……那些……他下杀手时可是毫不留情!再怎么说,他们也都曾经是人哪!不对不对,谁说我在闹别扭了!我何必和他那种人置气!”


“呵~小兰还是那般小孩子心性~”


“我不是小孩子了!少恭你又取笑我……”那厢欧阳少恭兀自笑意渐浓,这厢的方兰生却是窘迫的红了脸。


“罢了,百里少侠是行走江湖之人,小兰常年居于琴川,怕是再见的机会也不大。萍水相逢,小兰还是莫要这般挂记。”


“也是……最好再见不到!”方兰生忿忿的念道。


但此时的方兰生怎会料想到,这话说完的当天晚上,他和百里屠苏,便又一次相遇了。


“少侠、百里少侠!”


被“琴川一枝花”孙奶娘强抢了去的民男方兰生此刻把腹诽全抛去了九霄云外,全然不顾形象的高声喊着人群之外的那个人:“帮我一下……念、年在我们曾有患难之情……所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可那人扫了自己一眼,竟像完全没听见似的,转身就走。


“木头脸!你这个见死不救的家伙!你会遭报应的——”


气势汹汹作着垂死挣扎的方兰生在心中,又给那个人写上重重的一个批语:


丧尽天良!


哼,遇见你就没好事,死木头脸死木头脸死木头脸!!!


这是被关在孙家书房里的方小公子真实的内心(迁怒)写照。


昨日梦说禅,如今禅说梦;梦时梦如今说底,说时说昨日梦底;昨日合眼梦,如今开眼梦。诸人总在梦中听,云门复说梦中梦。


当方兰生把这几句方爹常在叨念的话又叨念给百里屠苏听时,倒觉得自己反像是做了一场梦。从翻云寨到现在所经历的一切都与自己所熟识的生活太过不同,不同到了让自己觉得不真实。


当然,更不真实的是,自己居然会为了这木头脸,苦思冥想了一晚都没睡。


“你还没睡醒”这句话的威力比之“闭嘴,很吵”有过之而无不及。方兰生当下开始觉得自己真是傻透了,居然在昨晚之后开始有点放不下这木头脸的感觉。


方兰生你再为这木头脸挂心的话就是自讨苦吃自轻自贱啊啊啊!


然而到了江都城,方兰生却将这话忘到了勃海归墟。


又是半夜未眠想出了好些话来,本欲去找百里屠苏,却在推门而出时看到了他和晴雪离开的背影。


方兰生攥了攥衣袖,转身回去了。


别再瞎操闲心了,他对自己说,你之外,自是有人惦记着他。朋友之间,有份善心也就够了。


了无梦·游梦


铁柱观外,当他匆匆赶去看到的确实满身是血的百里屠苏时,方兰生觉得自己的心跳瞬间落了空。


灶台上的煮着米粥的锅子扑扑作响,方兰生怔怔的盯着火苗,不言不语。


虽然是平生未害相思,但是方兰生还是清楚地知道,那一刻自己的心境究竟是何。


世界一下子全无了声音,耳边只剩下自己没着没落的心跳。百里就躺在那,就躺在那,意识全无满身是血,一点也不知道旁人为他担心什什么样子,就是直直的躺在那。他很想不顾一切的冲过去给他两拳把他叫醒对他吼你这混蛋用不用这么拼命不能等我来了帮你么,但他最终只是转过身来对着木头脸的师兄几乎是一脸平静的说吵什么吵?欺负女孩子啊。


因为他看到,晴雪手心荧荧的幽光,他知道那是唯一一个救得了百里屠苏的人。


方兰生,你觉不觉得这感情有点不靠谱?他问自己。


然后他听到自己的心跳,一拍,一拍,一如寻常的平静。答案昭然若揭。


他伸手掩住自己的脸,无声的笑笑。


算了,方兰生,你已经没救了。


往后的几日他没有任何不同,拌嘴吵架抬杠一样不落。百里屠苏也是一如往昔木头着张脸,一切一如往昔。


原来早已在自己不知不觉中,便已经把这种感情融入了生活。


这样也很好,他想着,反正来日方长,刚开始见时哪里会知道自己会喜欢上这木头脸,以后又会怎样,谁知道呢。


本想着混一天算一天,可当自闲山庄的事情摆在自己面前时,方兰生有点慌了。


前世来生的似是一场大梦,看在眼里却什么都抓不住。那眼前的这些又算是什么?方兰生生怕有一天醒来忽然发现自己还在琴川,一切的一切都是一场大梦,襄铃晴雪红玉乃至百里屠苏都只是自己梦中之人,到时候自己又将是何种心情?


望着眼前静静等着自己开口的百里屠苏,方兰生忽然意识到一件事。


其实,自己最不愿面对的不是百里屠苏转身而去的背影。


而是有一天,发现自己在不能再喜欢这个人了。


于是那句在心里憋了挺久的话,就这么脱口而出。


方兰生看着对方的眉慢慢皱起,心下嘲笑自己果然乌鸦嘴,摆摆手打算转身离去,下一秒却被带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月色下的安陆,梦境般真实。


了无梦·出梦


方兰生有时恨不得现下发生的这一切都是梦境。


他们未曾出海找仙芝,未曾去过乌蒙灵谷,木头脸的娘亲未曾复活过,欧阳少恭也未曾成为他们的敌人。二姐,也依然在方家坐镇,等着他这猴儿回去被她拧耳朵。


而眼前的百里屠苏,也不用去天墉城。


“木头脸……”


“嗯?”


“你去解完封就赶快回来,别没完没了的跟你师兄叙旧。”


“会的。”


“然后我们马上去找少恭报仇,阻止他的计划。”


“好。”


“之后我陪你去云顶天宫,我们去找那把始祖剑!”


“好。”


“我们把襄垣唤出来,问他救你的办法!这样你就可以继续活着了。”


“……”


“这样一来……这样一来……”


“兰生。”百里屠苏忽然唤了他一声,方兰生抬头望向他,冷不防的,被他吻住了嘴唇。


舌尖在他的嘴唇上细致的描摹过,然后叩开他的牙关,轻轻触上了他的舌尖。一刹那间似是有什么在方兰生脑中炸裂开,他不顾一切的回吻了过去,舌与舌交缠,在彼此的口腔中抵死缠绵,来不及咽下的津液顺着沿着方兰生形状姣好的下巴流下,带了说不出的旖旎。


这一吻似是倾注了一生的相思,良久分开时,两人俱已是气喘吁吁。


“兰生……”百里屠苏的声音略略有些沙哑,皱皱眉,伸手抚上他的面颊。


方兰生这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自己竟已经落下泪来。


原来如此,他苦笑着想,原来如此。


这一吻让他彻底明白了百里屠苏的想法。


“兰生,事情完了,就回琴川去吧。”


死木头脸。以为我听不出你的意思么。就这么急着咒自己死。


他伸手安抚般的拥过百里屠苏的肩膀,听见自己说,好。


也罢,梦,总要有个结果的吧。


踏上蓬莱时,他觉得这场不真实的旅程终于是要结束了,等回到琴川,生活又会恢复如常。


莫名的好笑,明明是一个令人难过的的梦,结束时的天空竟是一片晴好。


了无梦·无梦


他忽的想起很早很早很早以前,早到他们刚刚相遇时,他曾经气冲冲的想过,死木头脸,遇见你就没好事。


当真就是个乌鸦嘴。方兰生苦笑。


遇到你,让我经历了这辈子经历过的最不幸的事。


可是我却甘愿去承这不幸。哪怕是把自己都完完整整的赔了进去。


连梦都不留。


end………………………………?


当然没有,咱是亲妈!

所以向下~~~


“所以说,死木头脸,本少爷为等你失眠了这么多年,你倒是要怎么陪偿本少爷?”


“以后要睡觉时,我陪你便是了。”


想不出梗来所以没有微番外了哼唧~【最后这个贱兮兮的语气助词是怎样啊喂!


【好吧上面那句话还是骗人的


越苏真的也是我本命的微番外:


“都说了不要跟你师兄叙旧的你还叙!”


“没有叙旧,说了说将来而已。”


(大师兄我对不起你我现在就滚去思过崖T-T)


评论(1)
热度(7)

© 桃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