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残脑残,内心火热
杂食,食用各种cp,偶尔有产出,本质是个亲妈
一颗性情温和的桃

【苏兰】人生八苦 苏兰side

旧文存档



他尝试着想象那个冰冷的少年小时候的样子,那时他应该也如现在般不讨喜,对谁都没几句话,亦不善与其他孩子交好。他哪里会知道曾经他也是个调皮臭屁的孩子,还偷偷带着小姑娘偷跑出村子抓狐狸。不过不知亦无妨。毕竟,那都是属于韩云溪的过往了。


方小公子,方少爷,方老爷。时间流逝,他也无可避免的慢慢老去。有时他会试图回忆年少时的那些过往,总有一个人的身影盘旋在脑海中挥之不去。时光在记忆中溯回。一个故人,屠苏,木头脸,少侠。


方兰生本是漫无目的的随着人群走过花灯会,却在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逆着人流向自己走来时愣住了。癔症,绝对是癔症,那人已经丧生在蓬莱了,他在心底反复对自己说,眼睛却仍是一瞬不瞬的望着那个『幻象』。直到那个人走到他面前,看着他呆滞的表情微微扬起嘴角:兰生,我回来了。 


他曾经想过自己死去时的情形。弥留际床边定会有妻儿们陪伴,下葬时也定会有许多亲朋前来吊唁。总之绝不会似那人。那人执着的将众人送出,独自留在了蓬莱的火海,甚至不肯给自己在那里多留片刻的机会。也罢,他与他生来便是不同命的,又何必奢求同归。


爱别离

方家少爷揽着贤淑的妻子走过花灯会,琴川依旧。只是再也不会有漂亮干练的方家二姐气势汹汹的来捉人,不会有愁眉苦脸的小书生整日做着离开琴川的江湖梦,不会有一个黑衣少年,静静地对他伸出手。


怨憎会

“为何有因”

“为何得果”

“若是我方兰生今生注定要偿这份情,那我便尽心还报,绝无怨怼。”

“只是,木头脸,为什么命格之中还要再遇到个你。”


五阴炽盛 

时间已经过去了太久,久到记忆里那人的长相都已模糊。可每每忆起那人持剑而立的背影,方兰生仍会觉得心里空落落的没有着处。

死木头脸,当初还说我吵闹,如今看来,究竟谁才是最扰人的那一个。


求不得

当身旁的僧人提醒他该祈愿时,方兰生脑中首先闪过的是化为焦冥的二姐和那个决绝而去的黑衣少年,如若他们能够……方兰生苦笑着摇摇头。最终他庄重的在佛前一礼,认认真真的许下心愿:愿月言与沁儿能幸福安康。


评论(3)
热度(11)

© 桃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