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残脑残,内心火热
杂食,食用各种cp,偶尔有产出,本质是个亲妈
一颗性情温和的桃

【越苏】人生八苦 越苏side

旧文存档



韩云溪,太子长琴,焚寂,百里屠苏,他曾经皱着眉头问陵越,到底哪一个才算是他。陵越却是笑了,伸手摸摸他的头说,师弟,想那么多有的没的做什么,徒增烦恼而已。他喊他,师弟,一如往昔。

——是谁也罢,从他们相遇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只是他的师弟。


“虽然大师兄你没成仙,容貌可是一点都没变,还是当年那个样子。说你是新进的弟子都有人信,哪里像个隐居山林的前任掌门啊~”芙蕖常常笑着对陵越这样说。

陵越笑笑,未置一词。不曾改变相貌,只是因为……恐故人不识。


当年试剑留下的伤口早已愈合,凝丹长老亦说并未落下病根。然而八十年之后,逢了朔月,陵越都还觉得胸口处似是闷闷的疼。

还是没好透吧,他想。


“臭小子,就这样化了荒魂,这次倒让我去哪里寻你。”陵越苦笑着望窗外细雨,慢慢地阖上了眼。


爱别离

师尊,师弟,芙蕖,他们在他的生命中来了又去。离开天墉时,陵越遥遥的望向肃穆的山门。他仍是一个人,正如来时一般。


怨憎会

若是当真从头来过,他想,他仍是留不住他那师弟的。天墉城于屠苏而言,更似囹圄,并非归处。三年之约,亦不过是自欺欺人。但他仍如约的空着执剑长老之位,哪怕这天墉城,已无人知百里屠苏。 


五阴炽盛 

“执念深重,不得成仙身。”若成仙身,就要放下对那人的惦念,陵越倒只愿做个普通人,替那人好好的看一遭这红尘。


求不得

陵越有过很多愿望,比如他的师弟能开朗一些,比如他的师弟会跟自己回山,比如他的师弟无需去搏命,比如他的师弟终有一日能回来。再比如,有生之年,他还能再见到他一面。

不过他最希望的其实不是这些,他希望他那师弟从未上过昆仑山,而是在一个平静的苗乡小寨,安和的过完一生。


外一篇

“陵越,你一生中可有憾恨之事?”“得以振兴天墉,陵越无憾。只是,我未能见得故人归来,至憾。”

窗外,春雨正无声的落下。


——做为“陵越”的大师兄,是一个开创了百年兴盛天墉掌门,而这个身份之外,他只是守着与师弟约定的师兄,等着一个永远不会再回来的人。


评论
热度(12)
  1. 禾先生桃知 转载了此文字

© 桃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