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残脑残,内心火热
杂食,食用各种cp,偶尔有产出,本质是个亲妈
一颗性情温和的桃

天墉高等学院八卦部混乱记事本

旧文存档,囧向【。



Page 1


【学院概况】——节选自天墉高等学院招生宣传手册


天墉学院始建于不可考年代,是一所面向全国招生的,集小学,中学,高中,大学全部涵盖的高水平全寄宿制综合性学院,以其优秀的教育质量,良好的教风学风,高素质的毕业人才享誉全国。现面向全国招生。


天墉高等学院坐落于昆仑山之巅,风景秀丽,气候宜人,设有御剑专线,交通便利,且有独特的抗重力悬浮园区和悬泉景观,让学子们享受到最美的校园环境。


学院除常规专业外,还设有“御剑飞行”,“天墉阵法”等特色专业,为国内独一无二的顶尖级专业,且“御剑飞行”课程由“御剑第一人”之称的御剑界领头人紫胤教授亲自授课,绝对品质保证。


学院内藏书丰富,内容涵盖各个方面,数量之多种类之全在国内首屈一指。学校同时配备了瞬间传送阵,等离子悬浮巨剑,全息投影屏等先进的教学设施,为学校的教学、科研和管理提供了有力保障。


学校秉承“不得胡闹”的校训,发扬“绝不胡闹”的天墉精神,大力发展修道御剑升仙教育,努力培养具有广博胸怀的优质仙人人才!


欢迎广大学子们报考我校!


【学校概况·里】——节选自网络流传的招生宣传


各!!!位!!!姑!!!娘!!!!

天墉真的不仅仅是一所学校学校不是啊啊啊!!!!

简直是小言范本啊!!!!

不信来看某位资深学姐写下的简介!!!


天墉学校不仅以其优秀的教育质量闻名,更出名的是它的天墉四草!

最资深草:教导主任——紫胤教授,全民偶像,任此位已有300年之久

(嘤嘤嘤喜欢紫胤教授了!!没有表情简直禁欲美啊!!)

最神秘草:转学生——百里屠苏,出身不明,据说是不良少年(?)

(不良少年神马的简直就是危险的诱惑啊啊啊啊!!!)

最正统草:大学长——陵越,全民学长,兼任校内广播《知心哥哥》节目组主播。

(人家是陵越大学长的NC粉不解释!!!)

隐藏校草:陵端 据说是某名牌洗发水的代言人

(最是那一甩头的顺柔!!)


太福利了有木有!!!

但是,姑娘们!这还不算什么!!!

最重要的是草与草之间不得不说的XXX啊!!!

你们懂得!!!

别犹豫了!来天墉吧!!!!


Page 2


【紫胤教授其人】——节选自紫胤Fan Club入会必知


紫胤教授——教导处主任,“御剑飞行”学科带头人


全民偶像,是校外引进人才,自来我校起就开始有校草之称,并且连任400年之久


为人严肃,常常面无表情,但这一点也不影响全体女学生和部分男生对其强大的偷窥欲。


据说常年处于辟谷状态,但有人曾看到教授对着一盘烤山猪表情复杂,原因待考。


据说天墉城最恐怖的惩罚措施就与这位教导处主任有关。犯错误的学生会被叫去喝茶,然后该学生会拿着一块“当真痴儿”的木牌在走廊罚站。


教导处主任的耳目分为很多种,有的在教导处主任身边一直不离开,伺候着,有的则神出鬼没,抓着事后会被戏称为“猴儿”的学生……这些耳目以万年留级生的身份散布在各个年级。请大家时刻注意自己的行为。


尤其是各位会员们,虽然被紫胤教授叫去训话也是一种享受,但务必要遵从教授“不得胡闹”的训戒。


【百里屠苏其人】——节选自百里屠苏同萌会公开资料


校草百里屠苏同学是个不良少年其实只是传言而已。


事实上百里屠苏同学是个聪明刻苦严谨勤奋关心学长热爱师尊的好同学。


那么这个传言究竟是从哪来的呢?


以下是两个流传较广的版本。


版本一:


百里屠苏同学转到学校的时候穿着奇装异服,佩戴首饰,还公然无视校规携带宠物(也有人说是储备粮),更是在刚来学校不久就打伤了学院偶像陵越大学长(由民间拍摄的大学长负伤照为证),从而被罚单独接受教导主任授课(这压根就不是惩罚好么!!!!|)


p.s.关于此事件,在本记事本后面内容中会有调查报告。


版本二,又称最真相版:


据知情人士透露,陵越大学长和百里同学一起去KTV时最喜欢对着百里同学高唱“你快回来!我一人承受不来~~~~”后经过各种分析,大家得出的一致(?)结论是——百里同学其实是误入歧途的毒瘾少年,因而陵越大学长会唱此歌以劝其早日回头。


当然,百里同学和不良少年神马的压根不搭界。


不抽烟不喝酒无不良嗜好不打群架(偶尔一挑群),对动物充满爱心,打伤大学长只是个意外。


虽然性格孤僻了点,但学习成绩优秀,据说是下一任教导主任候选人。


p.s.百里同学去KTV最喜欢唱的是《大山的子孙》,各位同好们请务必增加自己的民歌储备!


Page 3


【陵越其人】——节选自陵越大学长后援会宣传页


学生们说:要有知心哥哥。


于是天墉城有了陵越大学长。


全民学长陵越,小学开始就被当成未来校长重点栽培对象,相貌英俊品学兼优,冰冷的外表下有一颗温柔博爱的心,因而被校内广播《知心哥哥》节目组选为主播主播,在积极做别人的树洞的同时也在绝望的寻找自己的树洞。


另外陵越大学长的视力其实不太好,又会经常忘带眼镜。在这种情况下陵越大学长的表情要比往常冰冷数倍,别被吓到了,陵越大学长只是因为看不清楚周遭的环境而有些紧张罢了。


勤劳勇敢贤惠的陵越大学长上得广播下得厨房,其主持的《知心哥哥》栏目和亲手烹制的越越甜心糕并称“学长双绝”!


各位甜心糕们,请为有朝一日能够吃到大学长亲手所制的甜心糕而不断支持他吧!!


p.s.关于“学长双绝”的详细调查,请参照本部笔记后面内容。


【陵端其人】——资料暂缺


由于端哥应援团是一个极为秘密的地下组织,我社社员未能找到其内部资料,但是经过千辛万苦的调查,我们找到了其加入方式和接头口令,有意者请务必记下!!


手持【哔——】柔洗发水,在教务处办公室前大喊三声“洗发水都是陵端大人的!大学长是也陵端大人的!”,在你被罚站时,就会有联络人前来联系你了!


切记切记!


【阿翔其鸟】——节选自天墉神秘生物研究协会调查报告


阿翔,肿版海东青,绝对不是胖,也不是芦花鸡。


又称翔爷,为百里屠苏的宠物(有人坚持宣称是储备粮),关系十分亲密。常常与其出双入对。


在校园里你可以经常看到/听到百里屠苏与翔爷的温馨生活片段。


比如————


“一块瘦肉如何?很多人说你胖——”


“咕!”


“好吧,两块五花肉,吃完这顿再考虑。”


再比如————


“今天我要去师兄那儿住,你好好在宿舍里待着。”


“咕咕!!”


“听话。”


“咕!”


举例完毕。


关于翔爷,有传言称其前世与百里同学前世为一对恩爱眷侣,二人在一次悲惨的事故中双双身亡。临死前翔爷在苏姑娘额心点血为记,以期来生再续前缘。不料转生后竟转为了一人一鸟,不得再为伴侣,着实令人唏嘘啊令人唏嘘。


对此传言,翔爷表示“我只会鹰语听不懂人话,你们说什么我完全不能理解谢谢。”(翻译by百里屠苏)


Page 4


【少年进犯!百里屠苏打人事件】——节选自八卦部某成员观察日记


全民学长陵越大学长,曾经差点因为百里屠苏被毁了一世英名。


毁英明的事情经过大概是这样的…………


“百里屠苏你这混蛋也太目中无人了点吧!!”

“对啊!教训他!!”

“喂!!你们几个!!学校内禁止斗殴!!”

百里屠苏下意识的回头去看来者是谁——————


结果长长地辫子就在离心力的作用下狠狠地抽在了前来制止的陵越大学长脸上………………

据观察,那个清晰地辫子印在陵越学长的脸上存留了整整一个星期……


【少年进犯!百里屠苏打人事件·续】——依旧节选自八卦部某成员观察日记


打人事件之后的某日


百里屠苏被一个目无校规一身红衣的女学生状成年人叫住

“呵呵~可是前几天甩了大学长的脸还在懊恼?”


“…………”

“知道教导处主任已经下达你的处罚了吗?”


“………………”

以后你就一个人一个班啦~~”

“…………………………”


根据本人观察,百里同学细节表情变化显示他此时的心理活动为:哦不!!!!!!!


此刻百里同学痛苦的内心大概是因为不能在上课时间看到陵越大学长。

感谢化名为莲莲的同学提供以上猜测。


【知心哥哥节目组神秘事件研究】——节选自某忠实听众的收听心得


由陵越大学长做主播的《知心哥哥》广播是一个面向全校听众的互动栏目。听众通过打电话到节目组的方式向主播诉说心事,由陵越主播为其解开烦恼。是全校收听率最高,反响最热烈的广播节目。


但是此节目有一个神秘的现象,那就是每一期节目都会有一个叫“师弟”的热心观众打来电话,但从来什么都不说。更神奇的是,陵越主播总能以其惊人的善解人意能力从“师弟”先生呼吸的不同频率以及轻重中准确地理解出他的烦恼,然后一一耐心解答


对此在下严重怀疑这位“师弟”是在与主播使用心灵感应交流…………


以下为节目实况节选


“各位听众朋友们晚上好,这里是每天准时为您守候的《知心哥哥》栏目,我是主播陵越。如果您有任何烦恼,任何迷惑,都可以打电话参与到我们的节目中来,主播将及自己所能为您排解烦恼。好的,下面我们来听一下第一通电话。喂,您好,请问您有什么想倾诉的吗?”


“……………………”


“是师弟么?”

“……………………”


“果然是师弟。什么事?”


“……………………”


“是啊,是要期末考试了。”


“……………………”


“师弟不要担心你这么努力师尊他一定不会挂你的剑术科的。”


“……………………”

“咒术不好不要紧,我帮你补就是了。”


“……………………”

“我知道学校食堂涨价了很不厚道,没办法物价涨了嘛你要理解。”


“……………………”


“好好,下课之后乖乖在教室等着我播完就去接你。”


“……………………”

“知道了一定会带甜心糕给你的。”


“……………………”

“阿翔的肉也会带的。”


“……………………”


“好,晚上见”


喂喂陵越主播这是知心哥哥节目请敬业点不要与听众唠家常好么!!!


不过……不过…………


这时的陵越主播真的好温柔啊【泪目】


偶尔会有一名热心观众打来骚扰电话模仿”师弟“先生默不作声的电话风格,但每每都会被陵越主播准确的辨别出来——————“师妹你的呼吸还是太重了涵素教授教你的心法还没用功练吗下周要考试了啊快去挂了电话回去练习”。


据知情人士透露,这位“师妹”小姐就是化名为“莲莲”的同学。


不管怎么说,陵越主播一定要把节目做下去啊!!我一定会做您最忠实的听众的!!


Page 5


【那梦幻般的相识】——节选自文学青年小X笔记


有人说,相遇,就如一个美丽的梦境。


如花般绽放,在春日的温柔的中阳光中,一场邂逅正无声的萌芽。那溢着流光的眸子,正期待着一次目光的交汇,两个少年的命运,正等待着一场注定的相逢。


异族少年百里屠苏,以四十五度仰角忧伤的望着医务室的天花板。一月一次的【哔——】夺去了他的自由,让他不得不呆在这阴暗的角落一整天。孤独,无助,笼罩了少年脆弱的心灵。


窗外灿烂的阳光透不进屋内,更无法温暖他的心。他望着外面自由来往的人群,歆羡不已。那注定不属于他,百里屠苏,他,是被世界遗弃的少年。


绝望渐渐攒住了他的心,他黯然的低下头去,想要彻底把自己与这世界剥离开来。就在这时,忽然有人打开了医务室的门。


百里屠苏望过去,来人也恰好望向他。那是怎样的一个人啊!英俊,挺拔,五官冷峻而不失柔和,白色的衬衫,黑色的长裤,阳光在他身上勾出了美好的侧影。


他打开的不仅是这医务室的门,更是青涩的少年的心门。


两人长久的对视着,在这宛如永恒的瞬间中,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了。


情意,在无声中滋长,谁都未曾去点破两人间流转的暗涌。


终于,百里屠苏开口了。


“保健老师不在,流鼻血的话,自己去柜子里拿降火药就好。”


“……谢谢。”


多么感人的相遇啊!!!!!


自那天之后,两位少年就结下了不解之缘,成为了彼此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相遇,果然就如一个美丽的梦境梦境梦境梦境境境境境…………【回音效果】


【悔之已晚】——文章选自越苏应援会会刊


《悔之已晚》 by 小荷(本刊特约撰稿人)


“师兄……你当真不能放下仇恨?为了报仇,什么都做……竟去欺骗叶屠苏的感情……”


绿竹掩映的院落,宛若世外桃源,别有一番清幽。然而此刻置身于其中的两人,却无半点安闲之感。身影单薄的女子眉头蹙起,黯然的望向院门处。那里立着一个一身黑衣的男人,面容冷峻,亦是皱着眉头。


“叶休宁害死了师尊,自然要她血债血偿!杀她一人不难,但如何消我心头之恨!我定要让她尝尽痛苦而死!”男人紧紧地握住拳头,原本清俊的五官因愤恨而扭曲,竟是有些吓人。注意到女子欲言又止的神情,男人走过去轻轻抚住她的肩:“芙蕖,莫再多言,我意已决。”


被唤作芙蕖的女子闻言,低下头,半晌才轻轻的应了一声。男人脸上神色柔和了下来:“进屋去吧,外面起风了。”


看到贺芙蕖依言进了房间,晋越的眉头又纠结了起来。他本是一个孤儿,在街头流浪时被师尊搭救,这才有了一个家。那时日日与师尊,师妹一起,生活过的恬静而快乐。然而这一切都破灭的太过突然。八年前,因为苗寨与昆仑山的旧日恩怨,苗疆大巫祝叶休宁前来寻仇,用蛊术残忍的害死了师尊。他与芙蕖躲在床下,这才逃过了一劫。从那以后,他日日思考着如何报仇,下定决心要让叶家也尝尝这痛失亲人之苦。那一日,当他无意中见到叶休宁的儿子叶屠苏时,他知道,他的机会来了。


晋越每日白天苦练轻身功夫,呼吸吐纳之法,晚上便去爬叶家竹楼,在窗前对叶屠苏深情高歌。功夫不负有心人,向来为人冰冷申请漠然的叶屠苏,在数次派出爱鸟阿翔驱逐无果后,亦是默许了晋越的存在。岁月渐长,叶屠苏渐渐的对不离不弃的晋越心生了好感,终于有一日,当晋越再次以歌声向他表明心迹时,叶屠苏回应了他。


为了博取叶屠苏的信任,他日日带他出游,甚至带他去了竹林小筑,见了芙蕖,两人详谈甚欢,他甚至难得的在叶屠苏脸上见到了一丝笑意,浅淡却又澄澈,与平日竟似两人。


如今,他终于要入赘叶家,与叶屠苏成亲。报仇在即,他回来对师妹说这一好消息时,万万没想到芙蕖竟会是这般反应。


然而,事已至此,他已无退路了。


晋越对着师尊的墓一拜,转身决绝而去。


婚礼当日,叶家上下一片喜气洋洋,晋越脸上仍是往日般温和的笑容,拜堂行礼,无不周到。周围的亲友前来劝酒,晋越都一一接下,嘴角的笑意愈浓,眼中神色却是越发冷凝。哼,这婚礼确实热闹,作为叶家的践行宴,却是再合适不过。


夜色渐深,堂上的人都醉了个七七八八。晋越冷冷的扫了一眼众人,转身倒了杯酒,走到叶休宁面前,恭敬地一举杯。向来不苟言笑的叶休宁今日也是破例的带了笑意,伸手接了酒一口饮尽:“从今日起,你便是我们叶家人了,今后这叶家上下,就要托在你手上了。”


陵越依旧低着头,嘴角扯起一抹笑意:“自是会……好好照看。”话音方落,藏在吉服宽大的袖的百胜刀,已然出鞘。叶休宁嘴角的笑容甚至未来的及收去,刀刃就已划断了她的喉咙。


“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一阵令人不寒而栗的笑声在堂内响起,晋越将刀轻轻地拭去刀身上的血迹,看着堂内仍未反应过来的众人,笑意更深:“诸位,今日当真是个好日子。就在今日,我必以叶家全家人之血,祭我师尊之灵!!”


喜堂很快就被另一种红色覆盖,此起彼伏的惨呼之声划破夜空。当堂内的最后一人也倒在百胜刀下时,晋越冷哼一声,随意将刀在一旁的红幅上一拭,举步去婚房。然而不想,方才堂门,就看到一身吉服的叶屠苏,正站在院中,怔怔的看着他。


“你……”晋越心中忽的一紧,然而也只是一瞬而过,下一秒百胜刀已稳稳的架在叶屠苏的颈上。


“你杀了……他们?”叶屠苏望向晋越,似是仍不能相信眼前所见一般,“为什么?”


“为什么?”晋越冷哼:“哼,叶家人该杀!当初叶休宁杀我亲人,如今我要叶家血债血还!!”


“越郎……你……”叶屠苏的眉皱了起来:“那么多夜你在我窗前唱歌……难道……都是骗我的?!”


“你,不过是我复仇的棋子而已,若不下那番苦功,我如何才能达成所愿!”说着手中的刀,已斩向了叶屠苏的脖颈。


鲜血喷涌而出,叶屠苏难以置信的望着晋越,嘴唇开合似是想说什么,然而最终,他什么都没说出口。


望着倒在地上的叶屠苏,晋越觉得自己应该满足,应该大笑。他也确实笑了,然而心中,却是没由来的空落。


当他再次回到竹林小筑时,却发现那里已空无一人。


贺芙蕖,最终还是没能等到他回来。院中,只留了一个冰冷的墓碑。


晋越失神的走过去,伸手慢慢抚过墓碑,脑中却是离开前芙蕖对他说的那句话:“师兄,一定要等无法挽回了,才会知道自己最在乎的是什么么?”


那声音犹在耳畔,脑中却是叶屠苏的面容,久久不去。


晋越不禁苦笑。到底,自己最在乎的,是什么。


明白时,却也已经太晚。


p.s.


以下附读者感想:


“……师兄……这种死蠢的文怎么会被发表出来?而且……这是本什么杂志啊!”

“我……我也不知道……啊哈哈哈哈哈……”芙蕖!你又跑去写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而且说了多少次了不要把你们的会刊乱放啊!


【这种诡异的资料谁知道是从哪里流传出来的】


page 6


【考试那些事】——选自百里屠苏同萌会学习部长工作报告


不要以为同盟会里都是不干正事的NC粉们。


其实我们也是有像学习部这般严肃而充满上进心的存在的。


当然,我们的学习范围也非常广泛,从杨-米尔斯理论到煎蛋煎到几分熟最美味我们都会涉及。


不过作为同萌会的下属组织……我们最关系的事情,当然还是百里同学的学习状况。


百里同学是个好同学的,所修课程基本上无挂科通过,尤其是剑术课,分数极高。但是有一件很奇怪的事……百里同学自开始修习咒术课以来,他的咒术课程分数就及过格。


这件事了我们百思不得其解,为了了解实情的真相,我们动用了多种手段调用了多方力量终于获得如下资料。


第一学期


“师兄……咒术考试的笔试带错笔了没办法涂卡……”


“……是我没有提醒你,没关系,再补考吧……”


第二学期


“师兄……咒术笔试带了笔,但是……没有过……”


“师弟,没关系……终有一日你会明白,手中有笔,仍需试卷成全。” 


第三学期


“师兄……为什么这次笔试过了可是总成绩还是没过……”


“师弟……笔试过了,仍需师尊成全……”


p.s.不知出于何故,紫胤教授似乎十分不想让百里同学离开天墉,所以紫胤教授不肯不让百里同学毕业我们也毫无办法……


p.s.的p.s.诸位请勿为了留校而故意挂科不毕业,想留校的同学请努力地成为教职工吧! 


………………


综上,百里同学的学习情况还是很不错的的,虽然出现了咒术课这样令人遗憾的情况,但是百里同学,我们都明白,这不怪你的。


【近视不是缺点而是一种萌】——by节选自陵越后援会经验交流会会议记录


【陵越大学长的一天】——选自陵越大学长后援会越苏支部成员“我真的不是跟踪狂”同学笔记本。


早上6:30 大学长宿舍


“师弟,起床了——阿、阿嚏!”


“师兄,受凉了?昨天还说让我盖好被子,自己还不是没注意。”


“……”


百里同学你这样说师兄他会伤心的!据我昨天晚上蹲点观察到的情况来看明明是你把自己的被子抱住不放手然后又抢了大学长的被子害他冻到半夜!大学长他容易么!


……虽然心中这样咆哮着,但我和大学长一样,都因各自的原因而选择了沉默。


早上7:30 大学长宿舍门口 



百里屠苏曾经说,每次大学长都会约他一起去电影院看新上的爱情文艺片,然后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的。


由此可见,在大学长冰冷的外表下,有着一棵多么多么温柔的少年心啊!


真是令人感动【抹泪】


“师兄,外面树上有人……”


“我知道。”


“那人已经跟了我们一天了。”


“没关系,不必理会,师兄来处理。”


……我忽然感到了深深地寒意。一定是降温了要快点回去加衣服。


p.s.如果我没能顺利地看到明天太阳的话请捡到此本的好心人替我将它带回组织并转告组织的同志们吾殒身于此虽有遗憾并无后悔诸君务必继承革命遗志前仆后继八卦不止,以及告诉莲莲小姐我对她的爱天地可鉴至死不渝永远都是她的脑残粉!


p.s.的p.s.清明节的时候记得把新出的会刊……【笔记中断于此】


【附记】【天墉高等院校入学方式】—— “我很善良”同学友情提供


天墉每天的招生简章和网络宣传都搞得如火如荼,可是——入学人数却寥寥无几。


会出现这种匪夷所思的情况并不是因为天墉学院的收分过高或是有人数限制,而是因为前来报名的人数寥寥,甚至不少学生【包括八卦部的诸位和紫胤教授以外的三位校草】都是被教授们出差时从外面拐骗回来的。


至于为什么报名人数很少………………


是因为负责招新工作的那个二货忘记写我们的入学方式了啊啊啊啊!!!!


在此,善良的在下就为大家额外补上这一部分内容吧!


本校考试为独立招生,由考生所选专业的授课教师进行当面面试,因此考试结果与各位教授的喜好有极大的关系,也就是说——同学们要根据自己的特长进行选择。


比如勇于尝试各种匪夷所思的药方并且极为抗毒的可以去找凝丹教授,发质出众擅长甩发的可以去找威武教授,热爱围观师兄们的养成游戏且喜欢参与社团活动的请去找涵素教授,自认为命中苦逼的请去找紫胤教授。


友情p.s.致力于手办收集与制作的同学请自觉转学去青玉学院找丹芷教授谢谢。


考生们可自行上山找教授们报名面试,但鉴于长老们在长期缺生源的情况下养成了出差时顺便拐骗学生的习惯,各位考生可以尝试去教授们经常路过的地方蹲点,被捡到的几率会大大增加。


继续友情p.s.有意投在紫胤教授门下的可以蹲坐于血光现场附近,或有仙缘。


评论(2)
热度(41)
  1. 禾先生桃知 转载了此文字

© 桃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