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残脑残,内心火热
杂食,食用各种cp,偶尔有产出,本质是个亲妈
一颗性情温和的桃

【越苏越】小段子集合

当时和好基友一起用40题互相投喂时写的几个段子,整理一下

以及基友是苏越所以其实苏越的段子居多……

以下


1.#越苏越#四季

“师弟莫要在为比剑之事自责。过错在我,不在你。”

 夏

“师兄见谅,屠苏如今身负要事,不能回山”

 秋

“沿海之灾,陵越已向掌门自请,带一些弟子前往各处城镇相协防患,不日即会启程。”

“……我……尽管三年已经过去……但我和师兄一样,永远……”

某年春日,已隐居山间的陵越倚窗静坐,于无声细雨中安然合目,满百岁而仙逝。



2.#苏越#欲

陵越的手顺着屠苏的脊背安抚着,只觉得耳边湿热的呼吸似是浊重了起来。拥着他的少年忽而发力狠狠地的将他按倒,手上已经亟不可待的解起了陵越的衣物。对于屠苏的意图陵越自然是明白的,他也并没有试图阻止,任由屠苏在他身上动作着。一时间房间中只剩衣带窸窣声。片刻后,屠苏忽然抬起头来,嗓音暗哑的问陵越:“师兄,掌门服的玉扣到底该怎么解?”


3.#越苏越##平行世界#散步

“这位道长您是来观光的?”

“啊不……”

“不远千里来我们这种小地方观光还真是有心啊!”

“没有……”

“道长别客气来者是客我们这地方虽小但是风光还是很好的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不其实……”

“道长就不要再推辞了看您这风尘仆仆的一定赶了很远的路吧作为村里的巫祝我自然应该招待您的不如您就来我家吧!”

被热情似火的巫祝半强迫的拉走的天墉掌门此时心中满满的就一个想法:“其实我就是散个步时不小心迷路了而已啊!!!”



4.#越苏越#嬉闹

【两个面瘫嬉闹你妹啊!】

“师兄我们来剪子布包锤吧输了的那个洗衣服。”

“好。”

“剪子布包锤!”

“师弟你输了。”

“……我输了。不过刚刚阿翔说他也要加入所以阿翔和我加赛一局。石头剪子布。阿翔你输了衣服你洗。”

“……师弟,还是我来洗吧。”师弟你这不是欺负阿翔只能出布么!!!


5.#越苏越#依靠

树下,陵越拿着本书看得专心。他的师弟结束了上午的习剑,此时正枕在他膝上小憩。许是阳光太强,屠苏微皱起了眉,陵越看到了,便将左手轻覆在他眼上。长长地睫毛扫过陵越的掌心,屠苏的神情渐渐放松了下来。半梦半醒间,听得陵越叮嘱了一句“莫要躺得太久”,屠苏模模糊糊的“嗯”了声,渐渐睡着了。午后,阳光静好。


6.#苏越#沐浴 抱 拍照。

【一脚踹开浴室门】“师兄你刚买的相机——”“师弟,我还在洗澡……||||”“其实我就是想说干脆趁洗澡时测试一下雾气中的效果。”“等等师弟你别过来别抱着我衣服会湿的!”“师兄,看镜头,笑一下。”“师师师师师弟别啊我还没穿上衣服啊!!”“唔,很清晰嘛,师兄你身材果然很好。”“……|||||”



评论(6)
热度(46)

© 桃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