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残脑残,内心火热
杂食,食用各种cp,偶尔有产出,本质是个亲妈
一颗性情温和的桃

「越苏」梦曲

突发小段子,抓机打字好痛苦,短且渣,凑合一下吧(´・_・`)(揍




"师兄……"

"什么?"

"师兄,我刚才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个仙人,在弹一首很好听的曲子"

"什么曲子?"

"嗯……我说不上来名字,但是……很好听,感觉很怀念。"

陵越看着眼前缩在被窝里,只露出脑袋的小师弟,乌黑明亮的眼睛里闪着神往的光芒。他还是头一次看到屠苏露出这般神情,他的小师弟,向来闷闷的,总是带着带着与他的年纪不符的沉默,几乎只有在自己面前才会不时露出属于小孩子的表情。陵越几乎是不自觉的抚上屠苏的额头,语带笑意:"怀念?可是幼时听过的家乡小调?"

屠苏摇摇头:"不,家乡的歌都是笛子吹出来的,那个仙人,在弹琴。"说着皱皱眉头,"可惜我不会弹琴,不然那么好听的调子,也想给师兄听听……对了!师兄你等等!"

陵越看着忽然掀开被子一跃而起的屠苏,苦笑着揉了揉眉头,这孩子,还真是想一着是一着。

屠苏跑得快回来的也快,再出现在卧房门口时,手上攥了一片叶子。

"师兄……我不会弹琴,所以吹给你听,你不会嫌弃吧?"屠苏微微歪头,探寻的望向陵越。

"自是不会。"

得到了肯定的屠苏小跑着回到床边坐下,把手中的叶子放着嘴边,轻轻地吹了起来。

悠扬的笛声响了起来,本是波澜壮阔,隐隐有沧海龙吟之感的曲调,却以树叶做的小笛的青葱音色演绎出来,似是有下格格不入,却又浑如璞玉,仿如天成。屠苏年纪尚小,本不到理解这般深切曲意的年纪,但由他这般认真的吹出来,却婉转清透,仿佛直入心底。

陵越闭上眼睛,一时间竟是听得有些痴了。

一曲终了,屠苏有些忐忑的望着陵越,陵越忽的反应过来,伸手在屠苏颈后拍了两下:"没想到师弟竟还有此音律造诣,师兄自叹不如啊。"

屠苏听了,嘴角带起一抹掩不去的笑意:"师兄,你将来会成仙人吗?"

"若有此机缘,自是希望如师尊般得道成仙。"

"师兄若是成仙,能弹奏此曲,定是在合适不过的了。怕是这世上也只有师尊和师兄这样的人,才能够把这曲子弹的如梦中的仙人一般超凡脱俗,意境高远。"

陵越不禁笑了起来:"胡闹!我怎么能与师尊相比。"

"师兄。"

"嗯?"

"若是有朝一日你能得道成仙,可否弹此曲给我听?"

"……好。"

陵越没告诉屠苏的是,其实自己天生对乐理不甚灵光。师尊的琴艺造诣并不输他的剑法,一开始也曾试图教陵越弹琴,三次课后,原本琴课的时间都改成了剑术。

唉……

从那天起,天墉城众弟子总会在休课时见到一个人在房间里对着古琴苦思冥想的陵越大师兄。







陵越后来终于是学会了这琴曲。

然而他终究是未修仙身,也终是没有机会弹给他的小师弟听了。

评论(4)
热度(26)

© 桃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