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残脑残,内心火热
杂食,食用各种cp,偶尔有产出,本质是个亲妈
一颗性情温和的桃

【苏兰】发带

我想写文啊啊啊啊啊可是明天要早起QAQ

只好把以前存下来的脑洞扩充一下发上来Orz

以下放文




九里楼台牵翡翠,两行鸳鹭踏真珠。


富甲天下的的江都城到底还是比别处繁华上百倍。街两旁琳琅满目的奇珍异货很快便夺去了女孩子们的目光,于是接下来的行程安排就显而易见了。


虽说终是拗不过众人一同来逛街了,百里屠苏却仍是一副出世之态,站在人群之外看着围在货郎周围吵吵闹闹的的三人组。蓝衣少女好奇的打量着架子上的小饰品,黄衣的小姑娘则是捻着发辫,认真的挑选着什么。若说两位姑娘尚算得上是静好的话,那中间的小书生则是实打实的不得消停。本是好好地拿了一只豆角佩在看,不知那货郎说了句什么,忽然就跳了脚,急急地嚷了两句,立刻换来了小姑娘的一脸嫌弃。


那个方兰生,果然还是改不了的聒噪。


百里屠苏眼睛虽是看着人群方向,神思却已跑了很远。花满楼里那一席逆天孤煞的判语尚在耳畔,“六亲缘薄,凶煞非常”,字字寒心,皆是遗世之意。然而现在身处江都市集,看着那吵吵闹闹的小书生在熙攘的人群中无比和谐的样子,竟觉得刚才一切似是一场大梦,而眼下的这些,才是真实。


其实芸芸浮生,不本就该如此安逸?倒是自己的命数,仿若一场千万年未醒的大梦。早晨那人懒洋洋的在自己耳边念叨的那番梦中梦的言论,就这么不合时宜的出现在脑中。


直到红玉在一旁轻笑着说了句什么,百里屠苏才反应过来自己竟已盯着那人的背影出了许久的神。敛一敛心神,表面上仍是那副无波无澜的样子,应了红玉一句便转身回客栈去了。


一路上,那人的身影一直在脑海中晃来晃去,就算本人不在面前,那扰人的效果仍是丝毫没有减退。一如既往的一袭整整齐齐干干净净的水蓝色,只是头上的发带似乎有点破旧了,头发也跟着系的松散。翘出几根散发的发髻怎么看怎么觉得刺眼,百里屠苏微微皱起了眉头。


出来闯荡,毕竟比不得在家做养尊处优的小少爷。


原本已跨进客栈的一只脚就这么收了回来,百里屠苏转身向来的地方走去。


当日方兰生回到客栈时,已是夕阳西下。女孩子们对于逛街的执着真是惊人,虽然同行的伙伴都算不上是“普通”,在这一点上仍旧保持了共性。这可苦了方兰生,不仅要一路做跟班,还要想尽办法讨襄铃欢心。不过他的努力基本上都是落了徒劳,每每讨好不成,凡是被嫌弃一番。唉……凭什么的那死木头脸就这般受女孩子欢迎,他堂堂方家大少爷,反是不讨人待见。方兰生苦恼的抓了抓脑袋,忽的觉得头上一松,扎着的发髻就这么散了下来。


望着手里已断成两截的发带,方兰生苦着脸叹口气。真就是好事无双祸不单行……出来的急,发带只有这一条,只得再去买了。一天逛下来腰酸腿疼的,如今还是不得闲,真是命苦哦命苦。方兰生正一脸哀怨的打算出门,门口却传来一个带着笑意的声音。


“哟,猴儿大晚上这般秀气的打扮,是要会谁去啊?”


“女妖怪!你怎么随随便便进别人屋子啊?”


“猴儿自己不把门关好,倒是埋怨起别人来。”红玉掩口一笑,瞥了瞥方兰生,笑意更浓:“到底是生的好面相,散了发髻,绝不比别家的小姐逊色~”


“女妖怪你乱说什么!我可是堂堂七……那个……七尺男儿!怎么能拿来和女孩子比!再说……又不是我想这样披头散发的……”原本是气势汹汹的回过去的话,中途莫名的就少了几分气势,方兰生抓抓脑袋,犹豫了一会,还是开了口:“女妖怪,你有多余的发带么?我用的那根……断了……”


“原来如此~”红玉了然,“不过这个姐姐可真的帮不了你,我惯用玉束,哪里有发带?小铃儿和晴雪妹妹许是有的,不如找她们借借?”


方兰生苦起了脸。与红玉借还不觉得怎样,若让他向那两位女孩子开口,却是怎么都厚不起那个脸皮的。于是口中嘟囔了句“我还是去买”就要出门,红玉拦下了他:“猴儿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了,街上现在多半只有小吃铺子还开着,行商早就已经歇了铺子,去了也是买不着的,不如明日吃了早饭再去吧。”


“明天早晨……”方兰生思考着,习惯性的抓了抓后脑,红玉又忍不住笑了起来:“猴儿莫再折腾你那头发了,好好地一个清秀小姐容貌都要坏在你手里~”


“女妖怪!我是男人!”果不其然的就是一句气冲冲抗议:“况且说清秀,那木头脸不是更清秀么?干嘛只说我像个姑娘!”


“身高。”一个清冷的嗓音忽然插了进来,一贯的表意准确言简意赅。


“你你你你你……”方兰生像是忽然被人踩到了尾巴的猫般猛地回过身去,气急败坏的指着突然出现在房间门口的百里屠苏“你”了半天,却迟迟没有下文。红玉“扑哧”一笑:“怎么百里公子一来,猴儿便犯了痴傻了?况且公子说的也正是理啊。”


方兰生顿时气结,干脆转过身子不理那两人,红玉的声音在背后响起:“百里公子这么晚来,可是有事与猴儿说?那红玉就不多打扰了。”门一声轻响,屋内便剩了百里屠苏与方兰生两人。


方兰生犹自抄着手不回头,等了半晌,百里屠苏仍是一言不发。本是想和百里屠苏这么耗到底,然而终究是没抵过自己的好奇心,方兰生气哼哼的往凳子上一坐,用他能想到的最蔑视的的眼神斜瞥着百里屠苏:“找本少爷有什么事?”


百里屠苏仍是未答话,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方兰生散下来的长发,方兰生被他看的浑身不舒服,正绞尽脑汁想找点什么话出来,那木头却先一步伸出手。掌心向上手掌摊开,一条水蓝色的发带正静静地躺在那人的手里。一向思维敏捷能言善辩的方家小公子脑子似是忽然打了个结,不懂面前这是个什么状况了。


“诶……你这是……”


“发带。”暮色之中面目有些模糊的那人难得开了口,声音一贯的冷静沉稳,见方兰生半天未有反应,又加上了一句:“给你的。”


方兰生只觉的迷糊,为何木头脸会知道他缺了条发带为何木头脸会有一条发带为何那发带恰好还是蓝色的为何会在这么巧合的当口给了他,问题一起涌上来满满地占住了脑子,本来就呆呆的人站在那里更是傻气。对面的人也是难得的好耐心,亦是不催他,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直到方兰生几乎是下意识地从他手里拿过发带,说了声“谢谢”。百里屠苏略一点头,不再多言,转身离开房间。


方兰生看了眼手里的发带,简单的并不招摇的样式,亦没有绣样轧边,料子倒是极好,柔软而有韧性,极合自己的习惯。反正也是……那啥……困了有人送枕头的……就留着用吧,方兰生抓抓脑袋,决心不再想那些杂七杂八的,大不了,下次见了有什么他需要的东西也给他买个做了还礼。将发带放在桌上,方兰生开了房门唤小二来送晚饭。不自觉的那么一回头,就瞥见发带在夕辉之中,柔柔的映了暮色。





也许会有后续,也许就这样end了Orz

有后续的话可能会改名~

p.s.点文缓慢烹饪中,还请姑娘们不要嫌弃龟速的我QvQ


评论(6)
热度(33)

© 桃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