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残脑残,内心火热
杂食,食用各种cp,偶尔有产出,本质是个亲妈
一颗性情温和的桃

【Peter X Gangster】Tennis Coach

loft也要安利一发!朋友你听说过炮儿吗!你听说过Gangster No.1 吗?听说过Wimbledon吗?来吃一发水仙CP的安利吧!PG大法好!!!!


咳咳,以下放文


——————————————————————————————


“你好,Gangster先生,我叫Peter,Peter Colt。”


Gangster打量着面前这个男人,他未来的网球教练。干净利落的金头发,肤色极浅,即使长期的日晒也没有让他看起来黑多少。纯白色的网球服,大概是为了大英帝国的什么传统,他一手拿着球拍,一手伸出来,脸上带着温和有礼的微笑。不是那种英国人式的疏离的有礼,他看起来更加亲切,笑容仿佛是随着他一起在太阳下晒过一般明朗。


绅士。Gangster脑中立刻冒出了这个词。绅士,真正的绅士。就像那个笑容可掬的经纪人宣称的那样,网球是一种绅士的运动,而他,就是把这个运动发挥到极致的人。


一个得过温网冠军,传奇般的男人,现在带着太阳晒过的香甜气息站在他面前,绅士而和善。


或许自己选择学习网球是正确的,Gangster想,尽管他觉得室外运动并不适合他,但这是Fredie曾经的擅长的东西,他觉得自己没有理由做不好。


他在阳光下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握住那只伸来的手。


“Gangster。”




“Gangster先生,手臂抬直,不得不说您的手臂十分有力,看起来像是经过了锻炼?”他的教练十分认真的纠正着他的动作,他在这方面有些要求的过于苛刻。即使打不好网球也应该把它学的十分标准,老人做派。Gangster想。


“当然是经过锻炼的,我听说Gangster先生可是和黑帮有关系的人,”在旁边观看的一位有些年纪的女人吃吃的笑起来,朝gangster抛了个媚眼——gangster敏感的注意到听到黑帮这个词的时候他的教练皱了皱眉——那女人继续说下去:“我说gangster先生,您没准很擅长用枪呢。”


“其实,更擅长用斧头。”他没什么表情的说,周围的女士们都被他逗得咯咯笑起来。peter清了清嗓子。于是开始有凑在一起聊起来的趋势女士们重新站了回去,继续观看他们的练球。


“嘿,我说,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舞会?我们还邀请了Colt先生,一起去吧?你会愿意认识更多更年轻的女孩子的。”练习结束时,那位八卦的女士热情的邀请了他,本打算拒绝的他在听到他的教练的名字的那一瞬间改了主意:“我的荣幸,女士。”




那一天的舞会,他认真的挑选了自己的衣服,如期而至。


他的面容英俊,他的身材高挑,他的衣着考究,他在舞会的人群中穿梭,自如的宛若主人,身边的姑娘们向他投来含蓄或直白的目光,他熟视无睹。我是王子啊,亲爱的。


他毫不费力的便找到了他的教练,正在一群唧唧喳喳的姑娘们中间笑着同她们聊天,穿着暴露的,轻佻的女孩子们。曲子换了一首优美的弦乐,他拉过身旁一位小巧的姑娘,把她拥进怀里,带着她慢慢起舞,他的舞步无可挑剔,他能感受到那姑娘在自己怀中娇羞的笑着,他伸手抚着她的后颈让她依靠在自己的肩膀,目光却从没有离开过他的教练。


哪一个?水晶耳环?宝石蓝晚礼服?还是那个红色高跟鞋?你会喜欢哪一个姑娘?她们就像是一群小鸟一样拥簇着你,你会在她们的轻语中沉醉,被她们的羽毛所蒙蔽,她们的芬芳随着你的呼吸渗透你的全身,于是你找不到回去的路,你会迷失在这片森林里,从此沉沦。哦,教练,我的教练,我亲爱的教练。


他几乎落下泪来。





那天晚上的舞会在他心中久久盘桓,于是原本没有训练课程的他,还是来到了网球馆,找到了他的教练的休息室。他敲响了教练的门。


“哪位?”他的教练的声音,柔和的一如他的人。


“是大灰狼。”他尝试模仿他的腔调,却总是有些差池,反而像极了他自己的回答。伪装成无害的外婆的大灰狼。


“哦,是你啊”他的教练打开门,对他扬起一个笑容, 随意的靠在门框上。


是的,他的教练,只能是他的,就像这样零散的时间串成一条线,贯穿了他所有暴露在阳光下的时间。他就是他的阳光。现在,属于他一个人。


然而,背后突然响起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惬意。


“……Colt先生? Peter Colt先生?”


天啊,人们就不能给他们一点时间吗?


“Colt先生!您就是那位赢得过温网冠军的Colt先生吗?”那个女人有一头明晃晃的红色头发,惊喜的笑容让她的面庞熠熠生辉。


“是的,女士,叫我peter就可以了。”他的教练依旧笑的十分温和有礼。充满了他妈的绅士风度。


“那么,peter,我是您的粉丝呢,从您对阿贾的那一场就开始看了,您真的太棒了,每一场比赛都振奋人心……”那个女人连比带划的说着可笑的恭维,而他的教练则一直保持着良好的礼貌,微笑着听着,不时点点头致谢。


Ganster不悦的打量着她。一个女人,红色头发,贵重而无美感的首饰,精心而违和的服装搭配,却在叫他的名字。那女人的对面就是他的教练,结实而不唐突的肌肉,因刚才的训练而留下的汗水,白色的球衣。


“Peter。”他轻轻地叫出来,感受着这个音节从舌尖跳跃而出的惬意。他的教练转过头来,微微歪头询问的看着他,嘴角的笑容依然未收。


Peter,我不喜欢别人叫你的方式,他们的发音粗鄙不堪,他们的腔调令人作呕,他们不配这么叫你。只有我,我才能把你的名字叫的如此流畅,如此悦耳。


然而他什么都没说,只是注视着他的教练,微微皱起眉头。


他的教练眨眨眼,撇撇嘴一耸肩,朝他笑笑,转过头去继续和那位女士说话。


而Gangster则慢慢走进房间,在沙发坐下,张开双臂交叠双腿陷在沙发中,默默地注视着他们的交谈。


无聊的粉丝。空洞而虚假的热情。对偶像的爱意。无知。


You silly,silly women.




晚上的聚会依旧在Double Six,Edie看到他时笑的十分讨好。今天来的女孩要看一下吗?非常的漂亮。他水汪汪的眼睛有些躲闪。


所以又找了什么事?Gangster知道Edie这么说一定是有什么麻烦在等着他,笨拙而胆小的Edie。但今天的他不想处理那些麻烦,于是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跟着Edie走进了房间里。


那里已经有人在等着了。说等着不太合适,其实他们中的大部分已经醉了,Gangster进去的时候迎上来的是所谓的“新的姑娘们”,他任由那些女孩拉着他的手臂,环着他的腰,仿佛簇拥着国王般将他送至王座。


不过只是另一些小妞罢了,另一些羽毛艳丽的小鸟。他面无表情的坐下,看着那些姑娘们在他面前搔首弄姿。一个女孩大胆的围过来,坐在他的腿上,将她娇艳欲滴的唇送了过来。他挑起眉对她一笑,手抚在她的肩上向下推去,女孩顺从的滑下他的腿,眼睛半抬的看着他,极尽妩媚。


他看着女孩慢慢俯下身,闭上了眼睛。


在我面前跪下,为我唱首歌啊。用你的艳丽的唇,用你的柔软的舌,用你纤细而脆弱的喉咙,为我歌唱啊。美丽的,温顺的,乞求爱的——可怜的小鸟。


爱情使人肥胖。


爱情使人愚蠢。


这些小鸟没有爱情,她们却轻易得到了彷如满含爱意般的垂怜。


所以爱不过只是幻象罢了。书中的故事,舞台上的戏剧。罗密欧与朱丽叶。


Gangster喘息着仰起头,脑中一片昏沉。


他在幻象之中,看到了那个白衣服的男人,太阳光下眯起眼睛,微微笑着看他。


Gangster觉得安全。并不是因为他幻想中的男人,也不是他在他自己的酒吧里,周围全部是他的人。


而是因为在这里,所有的这一切与他的教练无关,他永远不会知道这里的一切,Gangster的一切。他只是一个幻象而已。





Edie,总是Edie,促成了一切的Edie,帮他促成了曾经的一切的毁灭的Edie。


他在沉睡中也仍感到了胸口的疼痛。他提好手中的包,打开车门走了出去,直走,电梯,下行,门廊,左拐,走廊,左拐,走廊,门,又是一道门,他开始兴奋起来,就像每一次时那样,他知道前方是自己的目标,他在那里会得到无上的满足,他知道他将会看到——


阳光下,一大片绿地。天空湛蓝。他熟悉的球场。


球场?


他用力眨眨眼睛,眼前的湛蓝色渐渐清晰,不是天空,是一双宁静的眼睛。


是Peter。


“你醒了?”


Gangster眨眨眼睛,坐了起来。他在医院,发生了什么?仿佛他在从网球训练场回家的路上遇到了什么人,对方冲着他来的,他尝试反抗,但是对方的人太多了,然后他听到了什么?


“想喝点水吗?”


对,这个声音的主人。他的教练,偏偏就在那时出现了。


Edie,一定是Edie送他来的,这是与Edie相熟的医生的医院,Edie总会带他来,所以缩Edie和peter遇到了?


也就是说……Gangster转过头来看着Peter:“你知道了?”


“呃……如果你是说你和……嗯你知道的……有点关系的话,是的。Edie告诉过我了。”


“那你为什么还在这里?你知道你不应该和这些扯上关系的,你只是个打网球的。”Gangster把自己扔回床上,干巴巴的说。


“是的,打网球的,还碰巧得过温网冠军。”Peter随意的说,朝他笑了笑,“你知道你有说梦话的习惯吗?”


“什么?”


“我是说……虽然大概我没机会开个记者招待会做个简短的通告了,但是也许……也还不错?”他的教练耸耸肩,笑了起来。


Gangster看着眼前的男人,金色的头发,肤色极浅,总穿着他的网球服,带着阳光晒后香甜的气息。


他的教练,他的幻想,就这样向他伸出手,宛如照入午夜的阳光。


评论(7)
热度(39)
  1. Zoey 河彖桃知 转载了此文字

© 桃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