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残脑残,内心火热
杂食,食用各种cp,偶尔有产出,本质是个亲妈
一颗性情温和的桃

【 Gangster X Joe 】Murderer

提前给小精灵的生贺~ GJ教已入,小精灵你熊的!

根据原作来的但是改了好多设定,于是好多bug QAQ

以下放文



Murderer


Gangster X Joe  


Joe在酒吧里看到那个男人。


他几乎无法不注意到他,那人的目光停在他的身上,有如实质一般,他迎着那人的目光看过去。他仍然没有任何掩饰的盯着人Joe,脸上的表情在灯光中晦暗不明,Joe被他盯得有点不自在,转回头来,掩饰般的拿起酒杯喝了一口。


然后那个男人就这样端着酒杯走了过来,坐在了他的身边。“你好,我是Gangster”


尽管Joe并不知道对方的来意但他并不想失礼,于是他微微点头致意:“你好,Joe。”


男人耸了耸肩:“Joe Fairburn……对吧,警官?”


Joe有些吃惊的看着对方,Gangster抬眼看他,嘴角扯起了一个弧度:“我知道你是一个警察,我见过你的审问,充满了压迫感,压迫感……”他的声音低了下去,喃喃的似乎在回味一般:“令人印象深刻。”


“你到底是谁?”Jeo警惕地说,并不介意有人知道自己的警察身份,这又不是什么秘密,但是他不喜欢这样单方面的猜谜,更不用说那个男人身上散发着一种令他不安的危险气质。


那个男人笑着看着他,带着有些得意的笑容,凑近Joe:“但是……警官啊,你这样的人是当不了警察的,起码当不了一个好警察。”


Joe的表情凝重了起来,他转过头来盯着那个人:“Gangster先生,我想这不是由你决定的。”


男人毫不在意的盯着他,表情近乎玩味。“你为什么要做警察?”


“……因为我出生在这样的家庭,我生来就是要做一个警察的的。”他本来想说些冠冕堂皇的话,但是在这个男人面前却不受控制的这么说出来。


“所以这就是你所在意的一切?”男人撇撇嘴,“无聊的家人,无聊的工作,和这个轻易就把你拴住的东西……“他拿起Joe的手,有些厌倦的盯着上面的结婚戒指,“驴子的胡萝卜。”


“我说,警官先生,不想听点有意思的东西吗?”Gangster凑近他,眼睛闪闪发亮:“你知道吗,警官,Lanney Tylor……那个不成气候的黑帮头子,他就要死了啊,”他耳语一般的轻声说完,端着酒杯转身离去。


“你——”Joe站起身来想要拦住他,可是那人已经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直至晚上入睡前,Joe仍在想着那个叫做Gangster的年轻男人的话,Lanney Tylor,Joe对这个名字并不陌生,城中一派势力较大的黑帮的头头,警署一直在关注着他,但是这个人足够狡猾,始终保持在底线之内,于是很多时候警方也对他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样一个人……那个叫Gangster的人说他明天会死?年轻人的恶作剧?妄想?他不得而知。


这一夜,他睡得十分不安稳。


然而第二天当他被紧急召去警局的时候,他才知道,Lannney Tylor,他真的死了。


他被发现死于自己的房中,尽管Joe被警告过Lanney的死相并不好看,但真的见到尸体时,他不由得感到一阵反胃。死者生前肯定经受了不小的痛苦,身上伤痕无数,从伤口的新鲜程度来看,始作俑者在他身上玩了个够之后才干掉了他。Joe皱起了眉头……这可能是他做的吗?他的眼前浮现出那个人的面孔,白净,精致,湛蓝得近乎纯真的眼睛,和唇角微微扯出来的笑容。


毫无疑问这是黑帮斗争,报复之类的,但是现场十分干净,没有留下指纹和脚印,这件案子或许就此成为悬案,但是他知道一旦这页翻过去就很难再被人注意到。在他所生活的城市,黑帮和警察之间有着微妙的制衡,这不是靠他一个人就能打破的,可是他还是想弄个清楚……是正义感还是责任心还是那个早在他的内心深处留下的愧疚的种子……他不得而知。


他打算去上次遇到Gangster的酒吧碰碰运气,然而刚一出警局,他便看到了站在车旁等他的Gangster。


Joe快步走过去,面容凝重:“是你干的?”


Gangster歪过头看他:“警官,你有证据吗?”


“我……”


“你什么?”Gangster忽然倾下身子凑近到他的耳边:“嗯?你什么?”


“我……”


“警官……你根本找不到任何证据的。”Gangster直起腰来轻松地笑了起来。“就是这样子,有人死了,凶手可能就站在你面前,然而你没有任何证据。警官,你会来追查我吗?你知道,我就在这里。”他张开双臂,在Joe面前转了个圈,“但是,你找的到我,却永远都没办法逮捕我。”


Joe看着对方转身离去,步伐悠闲地像是散步。


在这之后的日子里,那个叫做Gangster的男人就这么冠冕堂皇的出现在他的生活里,有时候依旧是预报死讯——关于那些即使他知道也不能保护的人,有时候只是来和他打个招呼,甚至有那么几次,他和他一起喝酒。


他讨厌这种感觉,非常讨厌,却无法摆脱。


他告诫自己,在抓住这个男人的把柄之前,他必须忍耐,必须。


然而Angela的死亡,却让他失去了理智。


他冲去Gangster常去的酒吧,找到那个正在喝酒的男人,猛的冲过去抓住他的领子将他按在墙上:“为什么要杀她?!为什么!!!我不管你们黑帮之间死了多少人,我他妈的根本不在乎!但Angela!她只是个孩子而已!!!”


Gangster冷静的看着他:“不是我。”


“你以为我他妈的会信你的?!!你是个黑帮!这不就是你们他妈的会干的事情吗?!”


Gangster握住他的手,直视着他的眼睛:“我说了,不是我。”


Joe气喘吁吁地盯着他,两人就这么僵持着,直到Joe的手机的铃声打破了宁静。


“谁?…Jeson?……好的,我知道了。”攥着Gangster领子的手渐渐松开了,Joe放下电话,狠狠地瞪了Gangster一眼,转身离去。


Gangster整了整自己的衣领,若有所思的看着Joe离开的身影。


审讯并不顺利,尽管他们在Jesen房里看到了那么多证据,但一切都不足以支撑罪名的成立。Joe点起一根烟,深吸一口,看着Jesen离开大楼的身影。


这事儿还没完,他想。


然而令他意外的,当天晚上当他开车打算去找Jesen的时候,他在门口又看到了那个人。


“我和你一起去”Gangster甚至没有问他要去干什么,也没有征询意见,就这样拉开副驾驶坐了进去,


Jeo深深地呼出一口气,没有拒绝,两人就这样沉默的出发。


Joe将Jesen从教堂带到了海岸边,从后备箱拿出铲子,递给他。


“挖。”


Gangster靠在车门上,点燃一支烟,看着惊惶的挖坑的Jesen,和一旁面容冷峻的Jeo。


Jesen大概怎么都没想到最后会躺在里面的是自己,Gangster饶有趣味的看着Joe几乎是有些歇斯底里的逼问,和Jesen最终哭泣着认罪。


他看到Jeo松了口一气一般,转过身来。于是Gangster开车门,准备回到车上。


然而Jesen忽然低声笑了起来,他喃喃的念:“4 Real。”


听到这句话的Joe忽然失控了一般,他猛的回身给了Jesen一铲子, 一声重重的闷响,Jesen应声倒地。


Jeson在地上痉挛着,血从他的侧脸流下来,让他的面容显得无比的狰狞。Joe惊恐地瞪大了眼睛,忽然意识到了自己做了什么。他瘫倒在地上,无措的向后退去,直到背部抵住了车灯,再也无处可逃。


他什么都听不到了,听不到风声,听不到远处的海浪声,听不到地上的人艰难的呻吟。为什么灯还亮着,为什么会映照出这样的画面,为什么那个人会倒在地上满面是血瞪大眼睛看着自己。画面仿佛静止了,他大口喘息,然而连自己的喘息他也听不到。


然后,他看到一个人走了过来,一脸平静的举起了手中的斧头。


宁静忽然被打破,利刃击入骨头的闷响。再拔出来时,上面粘了红红白白的粘稠物。


然而斧头的主人没有停下来,抬手的又是一击,这次是肋骨。


然后侧腹,然后大腿。一下又一下,鲜红的血溅了出来,溅在面料考究的西服上。但是斧头的主人毫不在意一般,持续的挥动着,直到地上的人整个被红色血液整个覆盖。然后那个人微微喘着气,偏过头来用湛蓝的眼睛盯着自己。


“看清楚了吗?”他听到那个人说。


什么?自己应该看到什么?


“Fairburn警官,我在你面前,杀了一个人。”他的表情一如既往,神色近乎天真,和脚下的几乎成烂肉的尸体形成一幅奇妙的画面。


“……我……”Joe张张嘴,却只发出了零星的音节。


“Fairburn警官,我在你面前杀了人,你就是证人,这里的每一样都可以成为证物。”Gangster说着,忽然笑了起来:“不过你不会抓我的,你现在根本没力气抓我,是不是?”


“回家去吧,回家去吧”他用唱歌一般的柔和语调说:“回家去,把衣服处理干净,睡个好觉,第二天你们会发现一具残破的尸体,你们会立案,会调查,但是大部分人还是会一筹莫展,是不是?而你,Fairburn警官,你知道一切的经过,你要不惜一切的找出我来,而我呢,我会和你玩捉迷藏,你会来找我的,对不对?但是,你将永远都找不到我了。”


“可是我……”Joe似乎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声音,他艰难地说出几个词。


“警官……这件事和你没有任何关系,是我杀的,你看到了,是我杀的,对不对?”Gangster目不转睛的看着他,纯净的湛蓝的颜色几乎刺伤了Joe的眼睛。


“别了,我的警官。”


他看着Gangster朝他笑着,转身离去,步伐轻快地仿佛这只是一场散步,最终,身影消失在月色之中。



评论
热度(10)

© 桃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