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残脑残,内心火热
杂食,食用各种cp,偶尔有产出,本质是个亲妈
一颗性情温和的桃

【贾尼】末日归途(三)

因为中间愉快的跑去产水仙于是第三章拖了很久……

以及@温墨其 生日快乐,感谢爱QAQ

前篇

末日归途(一)

末日归途(二)

以下放文



(三)


即使是计算几乎没有出过错的Jarvis也无法预测到,他的人工义体会在这样的状态下第一次启动。


【嘿~姑娘们,姑娘们,看这里】通宵工作的Tony疲惫但神采奕奕的面对存放战甲的玻璃墙张开双臂【姑娘们,今天将是个值得铭记的日子,因为你们最优秀的同伴将第一次正式和大家见面!别吃醋,你们都会爱上他的。Jarvis,你的人工义体启动检查进行的怎么样了?】


【检查已经完毕了,sir,日常基本功能已确认无误,部分功能需在启动后由您授权进行检测。人工义体已就绪,随时可以启动】


【那还等什么,现在就——什么鬼?!】Tony面容纠结的盯着眼前忽然跳出的光屏,上面是Coulson那张十分不讨他喜的脸——天知道工作狂Tony最讨厌的就是被人强行安排的工作!他可是老板!而Coulson每次出现就会给他安排工作!——偏偏是这个时候?【Jarvis,忽略他】


【实际上,sir,从此刻神盾局对修改我程序所展现出的前所未有的热情来看,我认为Coulson特工这通电话或许十分重要?以及,Rogers先生也在找您,还有Romanoff女士和Fury局长。】


【我知道自己向来是个万人迷,可是神盾局什么时候开始变成我的狂热粉丝团的?还是说他们忽然破了产不得不集体来给我打工?】Tony扬起眉毛,耸耸肩,【忽略他们,测试人工义体的这一两分钟他们还是耽误的起的。准备好,三,二——】


【Tony!】


【天哪又——你们这一个个的是怎么了?】Tonny难以置信的看着忽然闯进实验Bruce,尽管Bruce拥有随时进入实验室的权限,但他很少这么招呼都不打的就进来,更少见的是还带着惊慌的表情:【Tony你收到消息了吗?】


【嗯?什么?】


【Nick紧急召唤所有复仇者集合,你没有收到消息?】


【哦可能有那么一个两个的吧,大概是太沉溺于工作没注意到】Tony挥挥手,【到底是什么事让你们一个个的这么惊慌失措?Loki又来了?那也不至于这么……】


【我想我们大概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生化灾难,Tony】Bruce深吸了一口气【今天早晨忽然之间,爆发了丧尸病毒】


【什——】即使是Tony也显然没有预料到会是这样的答案【Jarvis,给我最新的情况信息,以及接通所有人的电话,马上】


【yes,sir】


【天哪……已经这么严重了吗?这也太快了……这不科学……】Tony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画面,四下逃散得人群,狰狞的扑向四周的“生物”,问电话那端的Fury【现在都有哪些地方出现了这玩意儿?】


【基本上你能想到的所有比较大的西部城市,疫情扩散的极快,恐怕复仇者们要分散开行动了,Bruce,你就留在纽约吧,Tony,穿上你的战甲,以最快速度飞往加州,我需要确保西部的情况在控制之下,】


【没问题,马上就到,到了在联系】说着Tony已经迅速的装备上了他的战甲,走到天台【Jarvis,等我回来在启动它,我可不想错过这么美妙的时刻!】


【会的,sir】


———————————————————————————————————————————————


Tonny和Cara离开后,Jarvis开始研究手上的小飞行器。外部结构很简易,应该是玩具直升机的改装品,但还是非常有个人特色的采用了十分招摇的“涂装”。内在比一般的玩具优秀了不止一点两点,简易定位设备,高功率电池,还有Jarvis觉得非常熟悉的武器系统。毫无疑问,这个只能是出自他的sir之手。定位设备的定位范围大约为半径1公里,也就是说……


Jarvis觉得自己的CPU转速有些过快,他抬头看看四周,他的Sir,应该就在这附近了。


但是是在哪一边呢?上?下?还在旁边的山上?


Jarvis一边飞速的计算着Tony过去的行为模式,一面四周环视着。Tony做出了飞行器,应该是有一个可以足以呆上一段时间


的住所。山下不太可能,太容易受袭了。那么山上和旁边的山,是哪一个呢?


Jarvis的计算还没有完成,可他觉得自己已经有了答案。


看着那个醒目的S,Jarvis举步向山上走去。


————————————————————————————————————————————


此时此刻,距Jarvis和Tony失去联系已经3个小时了。


事情远比他们想象的还要糟糕,他们甚至没有来的及到达加州就收到就近援助的的命令。当降落在地面上的时候Tony简直难以相信自己自己的眼睛,这完全不像他记忆中的堪萨斯城。哭叫,呼喊,惊恐与无措笼罩着整个城市,人们四下奔逃着,却不知道应该逃往那里。不知是人还是那些东西的血迹与断肢散落在角落,刺目的颜色和血腥味刺激着人类本来就脆弱的神经,身边的人到底有没有感染,还是不是人类,界限也变得模糊起来。


Jarvis一刻不停的对周围的环进行运算,分辨人类与非人类,计算行为模式和弱点,同时规划着最佳撤离路线。Tony则在Jarvis的帮助下引导所有还有理智跟随他的人们向城外人员相对稀少的地方散去。


【sir,我不得不提醒您,目前战甲的电量消耗过快,如果您坚持要护送的话,恐怕需要找寻备用电源】当Tony用力拧断一只丧尸的脑袋时,Jarvis出声提醒他


Tony抬手用掌心炮击倒向他们扑来的丧尸,气喘吁吁地环顾四周【Jarvis,你知道我不能把他们丢在这里,没有援助这些人一定没办法活着离开这个城市……现在外面的情况怎么样了?有支援吗?】


【恐怕不容乐观,sir,目前已有军队到达堪萨斯城,但疫病可能已扩散至军队内部,另外我观察到纽约已出现了感染的征兆,sir,我建议封闭Stark大厦以保护员工安全。】


【天哪……】Tony皱起眉头,【Jarvis,疏散大厦内部所有人,让Happy带pepper离开】


【可是,sir,Stark大厦内部更为安全,我建议您……】


【Jarvis,你觉得这次的情况有多严重?】


【就我观察到的情况而言……】Jarvis停顿了一下【恐怕真的是前所未有的危机。】


【所以我们没有理由阻止人们去见他们想见的人,即使是有死亡的危险。Jarvis,人类就是这样的生物。帮助他们,尽可能的帮助他们】


【Yes,sir】


那一瞬间,Stark大厦的所有安全通道被全部打开,警示灯亮了起来,大厦内回响着AI管家的声音,有条不紊的的指挥着人员的疏散;Bruce收到了Jarvis的消息,此时正赶往可能出现问题的地点;Happy的电话响了起来,Pepper也在Jarvis的引导下由私人电梯进入了地下车库,等待着Happy到来。纽约出现疫情征兆的事情也同时被传至神盾局,刚刚来到堪萨斯城的军队也收到了平民正在撤离请求支援的消息,还附有地点坐标和行进路线。Tony在Jarvis的辅助瞄准下头也不回的一发掌炮解决了身后袭来的危险,紧接着给了身前的家伙一记猛拳,丧尸的脖颈处发出咔吧一声脆响,倒在地上不再动弹。


【Sir,坏消息,军队内部出现感染迹象,目前情况严重度尚不明。不过此次军队带来了重型武器,一旦失控恐怕后果严重】


【啧,我就知道他们靠不住,Jar,战甲的剩余能量够我们支撑多久。】


【预计还可以支撑三十分钟,也就是将人们护送出去的时间。】


【Jarvis,帮我找离疏散地最近的可以作为充电处使用的地方,我现在不能离开他们——What the FUCK!】


一声巨大的轰鸣伴随着强烈的震动传来,Tony稳住身体扶住身边的妇人,顺着声源望去,远处的一栋建筑浓烟四起【什么情况?】


【Sir,恐怕有重型武器的驾驶员已经不受控制了,以及刚刚被炸到的区域内有城区的主要供电设备,我强烈建议您——】


【先把他们送出去,这一点没得商量。我敢说你绝对有备用方案是不是?】


【是的,sir,但是现在的情况变化太快我不能保证——】


【有就可以了】


【Sir,检查到有空地导弹正在向此处袭来】Jarvis的声音难得的有点慌张。


【把所有能量加载进飞行系统,J,我们得去拦截它,不能让它爆炸在这附近】


【可是sir这样以来能量将会很快耗尽——】


【先做了再说!起码这次能量耗尽前你都会在的不是吗?】Tony示意人群中几个男人带领大家继续前进,立刻向导弹的方向飞去。


【Sir,能量接近耗尽——】警报声响起来。Jarvis的声音已经变成了完全的焦虑。


焦虑?Tony反而笑了起来,他把飞行方向锁定好,然后专注的看向界面,像是在注视着Jarvis。【找到我,jarvis。你总能找的到我的。】他的语气甚至是称的上轻松地,仿佛只是一场与他管家的游戏,然后他猛的一个加速,向导弹撞去。


【sir——】


然而这一次,Jarvis没有受到任何的回应,他的所有信息输入端似乎都停止了工作,数据的世界忽然一片静默。战甲的能量耗尽了吗?Jarvis立刻开始连接入公网,然而堪萨斯城的网络始终无法接入,也许是在刚才的袭击中收到了冲击。其实不只是堪萨斯城,整个网络的信息流通都不再畅通,输入的信息也越来越少,人类引以为豪的信息时代在瞬间回溯。


Jarvis从来没有感觉到过如此的无力,他不停地试着连接并修复网络,但基础设施的毁坏让他有心无力。Jarvis此时真切的


感觉到,他被困在了这里,困在了这个巨大的主机之中,对一切都无能为力。他不知道他的sir在哪里,现在是否安全,就像几年前的时候一样——甚至更加糟糕,这世界上发生的一切都逐渐的离他远去了。


在三个小时的反复尝试与失败后,Jarvis做出了一个决定。


第一次,他违背了自己的主人的意志,绕过了那条命令,启动了人工义体。


一切的程序都经过了上千次的模拟和校正,看起来像是睡在实验台上的AI管家终于张开了双眼,眨了眨眼睛。


——————————————————————————————————————————————————————


山林之中的丧尸数量远比不上城镇之中,Jarvis很快计算出自己附近的零散的丧尸的位置。一只在附近的灌木丛中游荡,一只在稍远些的空地,还有一只在左边的树后。虽然Jarvis即使直接走过去也不会有什么危险,但鉴于现在Tony可能也在附近,Jarvis决定将它们清除干净。他放轻脚步,敏捷的绕去左边丧尸的背后,然后猛地加速冲上去双臂夹住丧尸的头部用力一拧,丧尸无声无息的倒下了,接着疾跑几步,顺手拾起路边的木棍猛的一个挥击,“砰”地一声闷响,丧尸发出了一声咆哮,沉沉的摔入树丛中。这一次惊动了稍远些的那一只,它灰白的眼睛转向声音的来源,同时本能的朝这边扑来,Jarvis将木棍的插在地上,借力飞身一踢,准确的踢中了头部,在丧尸无力的倒下的同时,稳稳地落回地面。


Jarvis环顾四周,附近区域已经安全了,不……不对——


他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正想他的方向跑来,从脚步的杂乱程度来看,恐怕来的不止一个。Jarvis将木棒拔了出来攥在手里,警惕的面对来人的方向。


近了……更近了……Jarvis稳稳地握紧木棒,略略抬起一个角度。


来人的声音越来越近,他开始听到急促的呼吸声,只有一个人,那么剩下的是……丧尸?


一个身影在树丛之后闪现,正疯狂的的朝这边狂奔,身体快速的在树丛间穿来穿去,然后更多摇摇晃晃的身影出现在他身后,Jarvis目不转睛的看着那个人,树影的遮蔽下他不能很完好的识别那人的脸,他沉稳的站在原地,计算着最佳的行动时机。


那个人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猛的跳过从灌木,终于完整的落入Jarvis的视线之内,而那人也看到了Jarvis,然后——


“上帝!!Jarvis!!Help me!!!!”


那人的话音刚刚响起,Jarvis已经冲了出去,他的最佳行动方案被立即舍弃,重新计算了路程和攻击方案,三两步跑到那人身前,迎着丧尸群,展臂横棍,朝着最前面的丧尸迎面一击。这一下可不算轻,丧尸倒下的时候他身后的丧尸也被绊倒,于是Jarvis就势一棍将它挑了起来,横着击出,丧尸飞了出去,将旁边的那一只狠狠地撞在树上。Tony此时也有了空闲去对付僵尸,他伸出手臂,用手腕上的小型腕箭对准稍后一点的一只来了一发,准准的穿过眉心,Tony愉快的吹了个口哨。此刻Jarvis正将树旁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的丧尸一棍子打回地面,忽然注意到有只丧尸正不依不饶的超Tony扑过去,于是将木棍提起用力掷过去,木棍破空穿过丧尸的身体,将它牢牢钉在树上。Jarvis箭步冲了过去,手肘在还在挣动的丧尸脑袋上狠狠一击,丧尸顿时无力的瘫了下去。


“Jarvis!看来我把你设计的不错,义体用的很习惯嘛,力量也足够惊人……呼……真是太棒了。”


战斗结束,Tony笑着朝他的管家走过来,虽然还有些喘的厉害,但笑容依旧灿烂,他伸手在Jarvis肩上拍了拍(心里偷偷地吐槽了一下Jarvis站起来还真是惊人的高),然后惊讶的发现自己的管家脸上微微张开嘴巴,正用目不转睛的用他那湛蓝色的眼睛盯着自己。


“Hey,男孩,你怎么了?”Tony有点慌张,他可从来没想过自己见到的Jarvis会是这样一种……一种几乎要哭出来的表情——如果说他真的会哭的话。


Jarvis忽然挺直了身体,激动的说:“Sir!根据我收集到的情况和信息以及与您失去联络的时间,我推测您发生意外的概率为百分之——”看到Tony扬起的眉毛,Jarvis猛的停下话头,他又用蓝色的眼睛注视了一会儿Tony,张了张嘴。


“I miss you,sir。”【注1】


Tony满意的笑了起来,张开双臂拥抱了他:“I miss you,too,J”


TBC


——————————————————————————————————————


注1:这一段改编自钢1被删减镜头,会对久别重逢的sir这么说的Jarvis略萌啊!


评论(8)
热度(12)

© 桃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