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残脑残,内心火热
杂食,食用各种cp,偶尔有产出,本质是个亲妈
一颗性情温和的桃

【Gangster X Joe】提线木偶

正经的给小精灵的生贺! @温墨其 

推荐BGM:爱不可及

以下放文


【Gangster X Joe】提线木偶 


你都有些什么呢?


你的工作,你的家庭,你的朋友,你的生活。


所以,你为什么要哭呢?


……警官。




少年死了。死在空无一人的河岸上。


Joe皱着眉头看着躺在地上的少年,他死于窒息,表情十分的狰狞,混合着恐惧,痛苦,与绝望。Joe几乎不能想象他死时所遭受的的折磨。手腕,脚腕上紫黑的淤青和身上随处可见的斑痕使这个少年身上发生过的事变的昭然若揭。


他见过这个少年,他是个很有礼貌的孩子,在遇到他时还会和他愉快的打招呼,他想不到任何受害者会是这个孩子的理由。


Joe点燃烟,狠狠地抽了一口。


是谁下了这样的狠手。是谁。


他抬起头环视四周,然后看见了那个男人。


那个西装笔挺的男人就站在人群外围,直直的看着自己,两人视线交汇,那人微微勾起唇角,露出一个几不可见的笑容。




Gangster点燃一支烟,透过警局大厅的玻璃向内看去,他看到Joe正扶着额头,在电脑上检索着信息,Gangster眯起了眼睛,他看到Joe的屏幕显示出了一个男人的脸。


Maxie King,很好,警官,你也注意到他了吗?


那个行事凶狠又鲁莽的蠢货,喜欢玩弄年轻的小男孩,曾经有酗酒闹事的案底,要我说,那就是个疯子。


你也怀疑到他了吗?没错,没错,太可疑了,去调查他吧。


缺失点证据?是不是?警官……警官……你真是太温和了。


需要有人推你一把吗?


Gangster笑了笑,将一个收件人是Joe Fairburn的包裹留在了大厅,转身离开。




Joe看着自己刚拿到的匿名包裹,里面的内容让他的眉头纠结了起来


Maxie的笔记本,从字迹来看绝对是他的没错,上面大部分的内容都是些无意义的随手涂画,然而中间的一页引起了他的注意,少年的名字,写了整整一张。


Joe皱起了眉头。他朝身边的Robert交代了两句,离开了警局。


看来,必须要调查一下了。




Gangster靠在房子的外墙上,听着里面一声高过一声的吼声,他满意的听出了Maxie的轻蔑。他知道Maxie喝醉的时候总是这样,为此Lennie不知道曾经帮他盖了多少事儿。可是现在,现在,你没有Lannie了,你面前站着一位责任感极强的模范警官,他的手里还拿着你犯罪的“证据”,你还要激怒他吗?还用那样的语气嘲讽吗?听听看,“我不屑于杀那种小男孩,可是他死了也没有什么”“那种男孩就是欠操”“你这么维护他,他和你的女儿有一腿吗?”


哦,Maxie,Maxie,Maxie,你可说了最不该说的话。


Gangster满意的听到房间内传来一声闷响,然后,一切都安静了。


他注视着Joe跌跌撞撞的冲出门来,失魂落魄的闯进车里,坐在那儿,长时间的坐在那儿。他的头低垂着,手捧着头,肩膀一阵阵的颤抖。


你在哭吗?警官?


Gangster注视着Joe终于看起来冷静了一些,驱车离去,他从衣袋中掏出手帕垫在手上,关好了Maxie家的门和窗。


尸体腐烂,会被邻居发现的,你不想被发现吧,警官?


Maxie,昨天晚上的威士忌好喝吗?那可是上好的威士忌呢。





晚上的时候,Joe又回到Maxie的房子前。


他的手在微微颤抖,但是他不得不来处理这些事情,不然迟早会被发现。


然而当他终于鼓起勇气走进去的时候,房间里什么都没有。


Joe惊恐的站在门口,到底发生了什么?Maxie的尸体呢?


他颤抖的走进房间,然而所有他能找到的,就只有一张放在地上的小小的便签。


    Just Greeting,you are safe with me.

                                                             sincerely.


Joe猛的直起身子,拼命的看清楚自己的周遭。


空无一人。 





Gangster站在漂亮的房子外,不紧不慢的穿过花园。


修剪整齐的草坪,漂亮的植物,还有阴天中仿佛蒙着一层灰雾的绽放的蔷薇花。他随手摘下一朵嗅了嗅,又把它丢在一旁,女人一般的香气,家庭生活的腐朽气息。


他敲了敲门,应门的是一个女人,他注意到她左手上款式熟悉的戒指,露出了一个温和有礼的笑容。


我是来拜访老Fairburn先生的。我十分惦念他的身体健康。


女人了然的点点头,微笑着将他引入内室,他看着已经有些糊涂的老年人坐在椅子后看报纸,他走过去,将手轻轻搭在他的肩上,老人抬头看着他。


他依旧笑的彬彬有礼,伸手将JMaxie的身份证塞进老人的上衣兜里。


看好您的儿子。


他轻轻地说。





Joe回家时,他的父亲正拿着一张卡片,翻来覆去的研究着。


他惊恐万状的冲过去,一把夺过来,朝着他的父亲怒吼:谁给您的?谁?!!


他的父亲回看着他。


我要看好你。老人喃喃道。


我要看好你。


Joe的手一松,身份证啪的落在了地上。





“Robert警官……我已经很久没有看到我的朋友Maxie了,对的,5天前就销声匿迹了,我很担心他……嗯?他那天在他的家里啊,之前喝多了,睡着在了街上,没准监控录像里都看得到他呢。好的,谢谢您,请务必找到他,我很挂念他。”


Gangster挂上电话,走出公用电话亭。他眯起眼睛看看阴霾不散的天空。


还有什么呢?警官?还有剩下什么?


Joe紧紧地抓住了自己的椅子扶手。凶手不是Maxie,他看到了监控录像,他再也无法用“他该死”来说服自己了。


更糟糕的是,Robert怀疑他了。


他是最后一个和Maxie说话的人,甚至他自己都无法解释Maxie去了哪。他咽了口口水,原本对他而言再熟悉不过的警局忽然之间让他坐立难安,他感受得到Robert投来的视线,他几乎已经无法忍受。但是他不得不假装镇定。


手机响了,他抓起来看了看,是一条短信。


内容很简单“晚上,海滩”附带了一张图片


图片上是他敲死Maxie时,那把沾了血的铲子。





当晚上Joe来到海滩时,他又一次看到了那个男人。那个金发的,皮肤苍白的高大男人。


看到他,男人又露出了那种似笑非笑的表情:“警官……你不好奇他去了哪里吗?”


Joe闭了闭眼睛,努力地让自己镇定下来:“……谁?”


“Maxie啊”男人歪了歪头,孩子气的笑了起来:“不然还能是谁呢?可怜的Maxie……可是他也该死。”


“他……他在那里?”


男人不再回答,笑着靠近他“Joe警官,你为什么一定要穷追不舍呢?不去调查,也不会有这所有的一切了,对不对?”


Jeo抿了抿嘴唇:“我不能就这样看着一个孩子含冤死去!”


“人都会死的。只是时间和原因的差距而已”


Gangster看着Joe,不紧不慢的说着。


“可是——”


“可是什么?警官?可是什么?”


Gangster凑在Joe耳边,带着些许嘲讽的笑意说道。


“即使你调查了,人也不会回来,甚至即使你知道凶手,有时候也依然无可奈何,对不对?你忘记她的事情了吗?嗯?Marie?那个因为你的过失而不得安息的女孩?”


Joe沉默了。


“你阻止不了的,警官。什么都。”


Gangster轻松的笑了起来。


“你阻止不了,你犯下错误,你拼命努力却依然保护不了这里的每一个人,你杀了人,你威胁到了你的家人,你被你的同事怀疑,你甚至不知道你现在就站在埋葬着你杀死的人的尸体上!”


Joe瞪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他,向后猛退几步,摔倒在地上,他的眼中开始溢出泪水,他张着嘴巴,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嘴唇颤抖着看着Gangster。


“警官……”Gangster走过去,蹲下身来,伸手扶着他的侧脸:“Joe……看着我。看着我的眼睛。”


Joe愣愣的看进Gangster湛蓝的眼睛里,纯净的,冰冷的蓝色。


“Joe……Don't worry,you are safe with me, Only, with me.”


说完,Gangster低下头,在Joe唇上印下一个吻。


Joe听到远方海浪回响的声音,他绝望的闭上眼睛,眼泪顺着眼角滑落了下来,渗入地下无边的沙地之中。


End



评论(2)
热度(14)
  1. Zoey 河彖桃知 转载了此文字

© 桃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