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残脑残,内心火热
杂食,食用各种cp,偶尔有产出,本质是个亲妈
一颗性情温和的桃

【Gangster X Joe】Desire

好久不写文来写个有病的GJ证明一下我还活着!梗源自海带带!

真的非常有病

非常有病

非常有病

重要的事情说三次

以下放文


【Gangster X Joe】Desire


Joe看着眼前,正对着自己的黑洞洞的枪口。

他很熟悉那把枪,那个人最喜欢带在身上的拿一把,他曾经很多次见到那个人把它别在后腰的腰带上,或者是拿在手里擦拭着,但他从来没有见过他拿着枪指着人的样子。

那个人在自己面前总是不加掩饰,不加掩饰的在自己面前露出幼稚的一面,不加掩饰的对自己提着各种各样的奇怪的要求,不加掩饰的索求着自己。然而,他作为一个黑帮头头的一面,反而从来没有被Joe看到过。他从来没有和Joe提起过帮派的事情,而Joe也从来没有问过,这仿佛是两人间的一种默契,或者说是平衡。危险的平衡。

Joe是个警察,他从来没有忘记过这一点,他做不到视而不见。所以不去打听,不去主动观察,是他能做到的最大忍让。但有时他在办案时看到了被砍的惨不忍睹的尸体,还是忍不住会想,这是不是那个人做的。他要立刻把这种想法删除出去,任它盘踞在自己的脑子里会让他发疯。

然而相处的越久,有些事情就越来越难以藏着,就像是漂亮的粉刷过的墙,时间久了总会剥落。

于是Joe最终还是知道了,对方在他背后所做的一切。

所以那天晚上,在如同每一个夜晚一般,一起吃了晚饭,洗了澡,Joe替坐在沙发上懒洋洋的眯着眼睛的人仔细的擦了头发,然后他看了看摆在一旁的还没有取下消音器的勃朗宁,无所谓的想着今天或许刚刚用过吧。他放下毛巾温柔的吻了Gangster的眼睛:“我要走了。”

听到这句话的Gangster似乎没有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偏着头看着他,Joe看着Gangster的眼睛,那双湛蓝的,清澈到无辜的眼睛,似乎一个天真的小孩子,和这世界上任何的罪孽都没有任何关系。于是Joe捧着他的脸,拇指轻轻地抚着他的眼睛,又重复了一遍。

“我要走了。”

Gangster慢慢地皱起了眉头,像是每一次Joe告诉他他要出门那样不高兴的撇了撇嘴,仿佛没有拿到糖果的小孩子:“你要去哪里?”

“我不知道……但是不能在你身边。”

Gangster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他垂下了眼睛,一只手覆上脸旁Joe的手,偏头让脸颊更加亲密的贴了上去:“你不能走,我说过的,你要是敢离开,我会杀了你。”

Joe于是笑了起来,抽手揉了揉对方的金发,比看起来的柔软的多的金发。然后起身向门口走去。

接着,他听到背后的人站起来的声音,然后有什么冰冷的东西抵在了脑后。

他慢慢地转过身来,就看到了那个黑洞洞的枪口。

“我会杀了你的。”


Joe看着眼前的枪,冰冷乌黑的金属冷冷的反射着光,像极了他的主人。而那个稳稳地握着枪的人,没什么表情的注视着Joe,Joe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他从来没有弄清楚过。这个人为什么会忽然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为什么会带他回来,为什么要向自己索求着爱,他从来没有明白过。然而他知道这个人对自己的依恋,他默许了这种依恋,甚至也不知不觉的爱上了他。他不明白他,却熟知他的每一个动作意味着什么,比如此时此刻,他知道,Gangster的话十分认真,如果自己真的走——

Gangster真的会杀了他。

于是他笑了笑,向前迈了一步,Gangster的枪口抵在了他的眉心,他看着对方,像是给小孩子解释1+1为什么等于2那样温柔而耐心的说:“可是,我不得不离开啊。"

他看到对方的表情变了,变得怒气冲冲,然后对方的枪口下移,几乎毫不迟疑的扣动了扳机。Joe觉得膝盖一阵剧烈的疼痛,重心不稳的摔了下去,然后他看到地上蔓延开的血迹,疼痛让他眼前有些发黑,他艰难的用手臂撑着自己,大口的呼吸着想要从席卷而来的疼痛中挣扎出去。

然后他看到那个人穿着自己买给他的棉拖走近一步,他费力的抬起头来,黑洞洞的枪口仍然在眼前,对方苍白的手似乎有些颤抖,Joe闭上眼睛又睁开,枪管没有丝毫的晃动。自己的错觉吧,他想。

枪又向前递了递,抵住了他的下巴,迫使更高的抬起头来,于是他的视线碰到了Gangster的,不意外的看到那双眼睛里委屈一般的神色。像是被自己欺负了一样。他总是这样,明明做下残忍的事的人是他,却总是这么委屈的看着自己,而自己偏偏还拿这样的他没办法。Joe有些无奈,于是费力的朝对方笑了笑,偏了偏脸低下头,轻轻地吻在枪管上。

这一次枪是真的颤动了一下,然而Joe完全没有在意,他的嘴唇贴在冰冷坚硬的枪管上,顺着消音器的顶部,慢慢地,一点一点的吻上去,然后抬眼看着拿枪的人。Gangster似乎有些惊讶,然而着迷一般的盯着Joe的动作,Joe知道他在期待着什么,于是顺着枪管吻到了手,伸出舌尖,轻舔着他的食指,然后听到头顶上细细的的抽吸。

他仔细的舔舐的那骨节分明的手指,他感到原本扣着扳机的手指渐渐地离开,在他的嘴唇上揉按,然后探入他的口腔,搅动着,逗弄着他的舌,于是他如同过去的每一次一般任由他动作,配合着他的动作,在手指离开时伸出舌尖追逐着已然变得湿润的指尖。

“Joe……”他听到Gangster轻轻地叫他的名字。Gangster喜欢在这种时候叫他的名字,没什么意义的叫着他,他也都会认认真真的回应。这一次也不例外,他嗯了一声,又吻了吻枪管,然后伸出舌头贴在枪管上,慢慢地舔了下去,然后在枪口处一下一下的亲吻。

他听到Gangster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枪管被递向自己的口中,他笑了笑,顺着对方的意张口含了进去。

枪管就这么慢慢地一点点的向前深入他的口腔,他甚至听到了金属与牙齿摩擦的刺耳的声音,他闭上眼睛任由枪管长驱直入,一直抵到喉头,这让他有强烈的呕吐感,他不舒服的干咳起来,感觉眼泪涌了上来。于是枪管被稍稍抽出些,他眨眨眼睛让视线回复清晰,抬头看着Gangster。

“动。”

对方的声音低了下来,语气一如既往的不容拒绝。于是Joe闭上眼睛,像是含着的是别的什么的那样,用舌头描摹着因为自己的口腔而不再那么冰冷的柱体光滑的表面,深深地含进去,然后又向后让它离开自己的口腔,然后再吞进去。

膝盖上的伤让他渐渐地无法好好跪着,于是他伸出一只手扶着Gangster的手臂,渐渐地加快了动作。他听着那人越来越粗重的呼吸,睁开眼睛想上看了一眼。Gangster皱着眉头看着他,眼睛里的神色掺杂着赤裸裸的欲望,于是Joe就那么看着他,用力的吮吸了一下口中的枪管。

下一秒枪被拔了出来,然后那个人急切的吻了下来,啃咬着他的嘴唇,粗鲁的搅动着他的口腔,连呼吸都要掠夺的吻着他。他有些凌乱的回应着,简直像是把所有的欲望都倾注在这一个吻上似的吻着直到两人都无法呼吸,Gangster才气喘吁吁地放开他。

然后枪管重新进入了他的口腔,Gangster大口呼吸着,死死地盯着他。

他看到对方按在扳机上的手指慢慢地用力,于是他笑了,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我爱你。


评论(3)
热度(9)

© 桃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