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残脑残,内心火热
杂食,食用各种cp,偶尔有产出,本质是个亲妈
一颗性情温和的桃

【Gangster X Joe】未接来电

被我写的越来越病的 CP


可是黑掉的警察叔叔真的也很带感啊啊啊啊啊!!!!


以下放文




 【Gangster X Joe】未接来电






    “Lily,好久不见。”


    “Hi,好久不见了,Joe。”


    Lily靠在流理台边,一手拿着电话,听着另一边传来的声音。自从离婚之后她和Joe很少联系了,但是今天是Maria生日,她想Joe或许愿意来参加派对?她顿了顿,用手指拨了一下头发,接着说:“你现在有时间吗?”


    太久不联系让Lily感觉那边的人的声音有些陌生,这种陌生感提醒了她,让她出于礼貌的这么问了一句,然后她听到那边低低的笑声。


    “还是有接你的电话的时间的。”


    于是Lily也笑了。


    Lily以前常开玩笑说其实她是嫁给了Joe的声音。她喜欢Joe的嗓音,低沉而富有磁性,明明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对她说话时却总是格外的柔和。即使是在现在,Joe在电话那一头,也同样的语气温柔的问她:“所以你有什么事?”


“Maria的生日,还记得吗?”Lily觉得Joe一定不会忘记。Joe很爱Maria,非常爱,作为一个父亲他除了沉默了些确实无可挑剔,Maria和他的亲近程度甚至超过了和自己这个做母亲的,而她也很乐于看到两人和睦相处的情景。这让她由衷的觉得幸福,自己对终生伴侣的选择没有错。


    直到……直到Joe忽然离开。


    “……”那头的人没有立刻回答,Lily似乎听到了些许杂乱的声音,然后Joe的声音响了起来:“当然会记得,我们的小天使,我怎么会忘记她的生日。”


    “我打算给她开个派对,16岁的生日,必须要好好庆祝一下不是吗?”


    “当然,都十六岁了,要好好庆祝一下。唔——”


Lily听到那边的Joe发出了一声闷哼,然后是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她疑惑的问了一声:“Joe?”


    “嗯?啊,没事,只是撞到了腿,”Joe的声音又回来了,听起来确实没什么关系,他的声音依旧平稳而温和。


“怎么会撞到腿,太不小心了……”Lily习惯性的这么说,忽然想到其实他们已经离婚了,她不该这么关切。Joe的温柔的语气让她几乎忘记了其实他们已经离婚了。


    “家里的小动物有些顽皮而已……”Joe的声音带着些许笑意。居然还养了小动物啊,简直不太像是Joe了,Lily感慨着。“所以是什么小动物?”


    “嗯……”Joe思考着,低头看了一眼在自己面前被紧紧地绑在床上的人,那双湛蓝色的眼睛正狠狠地盯着自己。他伸出手揉了揉那人淡金色的头发,用充满爱怜的语气说:“是一只脾气不太好的小猫。”


    然后他用口型对着床上的人说,对吧,我的小猫。




    Gangster的嘴被塞住,紧紧的盯着Joe,Joe看他的眼神一如既往的温柔,这种眼神曾经让他深深地依恋,然而真正的让那双眼睛只看着自己了之后,他又觉得厌倦了。


    厌倦了,于是,丢掉吧。


    他记得几分钟之前自己对Joe说自己分手吧的时候,Joe看起来似乎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他眨了眨眼睛,看着自己,无比认真的端详着自己。Gangster略带嘲讽的弯起嘴角,他等着Joe消化了这个消息,然后彻底崩溃无助的哭泣的样子。


    然而出乎意料的,Joe的目光停留在他的脸上,然后一如往常一般的,笑了起来。


    他几乎都忘了其实Joe是个警察,直到被制服被紧紧地捆在床上塞住了嘴巴才意识到似乎自己犯下了什么不该的犯错误。Joe单腿跪在他的身边,一边和电话那一头说着什么,一边温柔的抚摸着他的脸。


    他愤怒地挣扎着,然而无济于事,Joe的样子没有由来的让他觉得恐惧。


    Joe笑着揉了揉他的眼角。或许是因为愤怒或者别的什么,Joe漫不经心的想,Gangster的眼睛有些许泛红。 不过他很喜欢Gangster这个样子,像是情事时被欲望薰红的眼角。


    “牛排?煎个牛排怎么样?Maria非常喜欢。”


    你也喜欢对吧?


    “牛排要煎成5分熟……哦,抱歉,是6分。”


喜欢5分熟的是你。


“我想果汁就不错?橙汁,芒果汁……碳酸饮料就不必了吧。”


    而你更偏好葡萄酒。


    “嗯?哪一块?


    Joe伸手去床头柜上,那里摆着Gangster最喜欢的小斧头,他的手指抚过斧柄,然后手指收紧把它握在手里。


    “不,不,这样会破坏掉结构,会影响口感的。”


    于是拿起的来的斧头又被放下。他的手向旁边移,摸到了一柄细长而锋利的小刀。


    “没错。从一侧开始,顺着肌肉的纹理来就不会太费劲。”


    刀刃抵住了床上人的腰侧,稍稍用力顶端便没入其中,然后向下用力,很容易的便划开了一道长长地口。鲜血顺着刀身流了出来,银白色和鲜红色,纯洁的色调。


    还有那人被塞在喉咙里的痛呼。


    他有些怜惜的松开手,又揉了揉那人软软的金发,他很喜欢那头金发,也喜欢当自己用手指梳理它时,Gangster脸上享受的表情。手上的红色沾在了金发上,像是王冠上的红宝石。


    很适合王子啊,不是吗?


    “啊,小动物,你知道的,总是在抓紧时间撒娇。”他笑了笑,手重新握住了刀柄:“对,成切四块左右就差不多了。”


    于是刀子被拔出来,向一旁移了几厘米,又是划开一条。


    拔出,没入,拔出,没入。


    Joe稳稳地握着刀,看着血液将苍白的腹部染遍。


    被绑着的人似乎已经被疼痛夺走了太多的精神,连喊声都不再发出来费力的喘息着,湿漉漉的眼睛看着自己。


    “然后?然后腌制一下。”他用肩膀夹住手机,拿了旁边的红酒咬开,翻手倒在床上的人的身上。上好的红酒的颜色像是血液,可是它们真的倒在一起时,却又轻易地可以区分开来。


    “对,等着它腌制入味……”


    他拉起对方的手,在手腕处吻出一个痕迹。


    “好,等你煎好了我大概也差不多到了?”


    然后顺着无声的轻吻至肩膀。


    “当然,会给我们的小天使准备礼物的。”


    手指顺着对方的肋骨一根根的摸上去。


    “对啊……因为我爱她啊。”放轻了声音,温柔的说着。


    摸到心脏的位置,反复的摩挲着,然后举起小刀,直直的插了下去。




    Joe之前有这么温柔的吗?放好了腌制的牛肉的Lily觉得有些恍惚,似乎连和自己谈恋爱的时候他都没有这么温和细致过。她开玩笑的这么对电话另一边的人说了。


    “嗯?是吗?”Joe慢慢的拂过那个人的眼睛,那双已经没有任何神采,无神的望着虚空的眼睛。笑了笑:“我一直都是这样的啊。”


    Joe听着那头传来的笑声,也慢慢地的笑了起来。


    “等我一下吧,我马上就过去。”




    然而那天party开始后,Joe也迟迟未来。Lily疑惑的打了电话过去,却只剩下持久的忙音。


    “妈妈?爸爸不来了吗?”


    Maria找到她的母亲,好奇的问着。


    “嗯……他有事在忙,”Lily轻轻地摸了摸自己的小女儿。“或许忙完了就来了吧。”


    “好吧……”Maria明显有些失望,于是Lily低下头轻轻吻着她的额头:“不过他让我转告你,他爱你。”


      Maria点了点头,看着外面已经暗下来的天。


     会来的吧。





评论(8)
热度(16)
  1. Zoey 河彖桃知 转载了此文字

© 桃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