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残脑残,内心火热
杂食,食用各种cp,偶尔有产出,本质是个亲妈
一颗性情温和的桃

【Peter X Gangster】小王子

童话读的少只能写成这个怂样,为自己的童年默哀

最近开始写东西是因为冬眠期过了吗?

zzzzz……

以下放文


【Peter X Gangster】小王子


你在你的床上发现了一个小人。


你进去的时候,他正在睡觉,金色的头发温柔的垂在他的前额,有着长睫毛的眼睛阖着,嘴角微微紧绷。他看上去安静的像一个温柔的梦境。


你小心翼翼的走过去,尽量不吵醒他,然而你走到床边时,他忽然睁开了眼睛。


于是你的视线和他交汇,他有着一双湛蓝到无辜的眼睛,光线映进他的眼底,湛蓝色便有了宛若玻璃般的透明质感。然而他的眼神却是冰冷而凶狠的,即使是刚醒来,他的眼神却阴鹜的吓人。你稍稍后退了一步,朝他摊开双手,示意自己没有恶意。


他看了看你,撇了撇嘴,垂下眼睛转过头去。你横着移了几步,他也并没有什么反应,于是你轻手轻脚的走到了你的桌子旁,坐了下来。


然后再转头看他时,他又睡着了。


小人终于醒来了,而你正在坐在椅子上撑着头打盹。


“你在这里干什么?”那个小人站起来,走到你面前,戳了戳你的脑袋,语气傲慢的说。


这是我的房间啊。你失笑。


“不许笑。”他看着你皱了皱眉头。他的发色太浅了,浅到眉毛都几乎看不到了,可是他的眉骨有着坚硬的曲线,让他的眼睛在阴影之下熠熠着。


于是你绷住了笑容,小人看着你不太成功的伪装,不屑的转过脑袋。


那你呢,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你温和地说。


小人似乎愣了一下,然后他眨了眨眼睛。“我在这里就是在这里,没有什么特定的原因。”


那你叫什么名字?


小人终于偏回脑袋,打量了一下你,似乎在评估你值不值得他屈尊告诉你他的名字。


“Gangster”他最终这么说。


Gangster。你重复了一遍。很有气势的名字。


而小人此时脸上的表情,明明白白的是在告诉你,这是当然的。


小人就这样在你的床上定居了下来,他不肯和你分享一张床,即使你们两个人躺上去绰绰有余。于是你找来了家里的软垫,在床的一角堆叠起来,堆成软软的,躺上去就是陷下去的“小床”。小人看起来很喜欢他的小床,于是你又重获了回到床上的特权。


小人不怎么和你说话,然而每天你离开家时留下的糖果点心水果总会在回来时被吃光,心情好的时候他也会在你的手边走来走去,或者和你说两句。小人总是穿着西装,连领带都打的一丝不苟,这让你觉得很有趣。


关于小人你有无数的问题,然而你都没有问出口,你知道,小人开心的时候会告诉你,而如果小人不愿意,你问了也不会说,所以到现在,你只知道小人叫做Gangster,你知道他来自一个空中花园一样的地方,你还知道,他曾经有一朵漂亮的玫瑰花。


和你讲起他的玫瑰花的时候,小人正在仔细的看你随手涂涂画画,你想要画一个球拍,可惜画的歪歪扭扭,柄也太细了一些,于是你干脆拉长下面的线,将上面添上几笔,一朵不那么像样子的玫瑰出现在了纸上。


送给你。你笑着说,画下来的玫瑰大小和小人的身材倒是很搭调。


小人看了看,坐在玫瑰旁边,伸手摸了摸玫瑰的花瓣:“真丑。”


你假装受伤的弯弯嘴角,小人看了你一眼,轻描淡写的说:“我见过一朵非常漂亮的白玫瑰。”


白色的?


“对,白色的,非常优雅的白色。”小人看着窗外,现在不是开花的季节,所以窗外只有一些长青的树木。


所以那时你养的玫瑰花吗?


“当然不是。玫瑰花有他自己的花园,他带我去他的花园,教我如何让一个花园看起来雅致而充满危险性。”


为什么要充满危险性?


小人奇怪的转过头看你一眼:“当然要,花园都要充满危险性,就像蜘蛛要结蛛网一样。”


你还是不很理解,但是你不想打断他的讲述,于是你点点头。


而小人却不再继续向下说,他只是反复的抚摸着玫瑰花,表情中多了些你不太明白的东西。


你猜那是一种类似难过的感情。


于是你开始给小人带玫瑰花回来,红色的,当然是红色的,这种炽烈的颜色比较适合他。他第一次看到你拿玫瑰花回去的时候努力地装出一副不在意的样子,于是你也假装不在意的将它插在小人很容易够着的地方。


然后回来的时候你总会发现这朵花的花刺被仔细的修剪掉,你看看小人,他正的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不屑一顾的抛接着一把小斧头,但是你知道他这会儿正得意洋洋的等着你表扬。


于是你不吝措辞的夸奖着花刺被修剪的多么干净,切口多么整齐,现在变得的玫瑰花多么惹人喜爱,多么漂亮,于是小人如愿的可以对你的表扬表示不屑,然后走到窗口背朝着你笑起来。


你喜欢这样的小人。


后来呢,后来那朵白玫瑰怎么样了?


有一天,当你随意的把玩着又一朵被修剪好的玫瑰花时,你这样问。


“后来?”小人歪着脑袋想了想,脸上的笑意消失了,但是也没有别的表情,他现在看起来冰冷冷的,好像没有了感情似的。


“后来,他被野猫咬断了。”


为什么?你吃惊的看着小人。你不是说,那个花园,美丽而充满危险性吗?


“是,所以野猫是我放进来的。”他依旧是那个样子,语调近乎残忍:“我发现了花园侧面的洞,但是我没有告诉白玫瑰,我看着野猫溜进来,咬断了他漂亮修长的花茎。”


可那不是你很重要的玫瑰花吗?


“他是我的玫瑰花的时候他当然很重要,可是他不再是我的了,那他就和这世界上其”他的愚蠢的花没有任何不同,甚至还不如他们。”小人勾了勾唇角嘲讽的笑了笑:“甚至还不如他们。”他指了指那些插在瓶子里的玫瑰。


“起码这些玫瑰不会因为一只小鸟的歌声就想要放弃自己的刺。”


他不屑的走到窗边,你听到他自言自语般的说着。


“爱情是一种致命的愚蠢。”


你觉得自己的内心深处有些异样的情感。


不,它没有那么可怕。你想这样对他说,但是你张了张嘴,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接下来的日子里,你们似乎都忘记了白玫瑰的话题。你没有忘记送花,他也一样会用小斧头把刺砍掉。他开始和你说别的,他是如何在花园里除去杂草,如何招揽了更多的昆虫让自己的花园更加繁华,如何成为花园的王子。


你喜欢听他说这些,起码好过白玫瑰花。


所以当有一天他看着外面开始开花的院子挑剔的评价着这里不好哪里不好但是还能忍受的时候,你问他,你喜欢这个院子吗?


坐在桌子边缘,双腿晃动着,瞥了你一眼,看起来似乎很不情愿的点了点头。


你笑着对他说,既然你喜欢花园,我也很喜欢你,那你留下来吧?


小人忽然停住了动作。


你看着他认真的说,我想我爱你,而且我也不会被一只小鸟的歌声缩吸引,留下来吧。


他歪了歪头。


“不。”


你的心沉了下去。


为什么呢?


“因为你爱我。但爱很愚蠢,而且它一点都不可靠”他长长地睫毛在脸颊上投下阴影。


不可靠。


“不可靠,我不喜欢这种虚无的东西。”他皱着眉头,站了起来走到窗边。


你什么都没有再说,你想,你大概是吓到他了。


于是沉默就这样蔓延在你们之间。你看着他的背影,有些犹豫。


你会离开吗?


然而你终究还是问了出来,即使在那一瞬间你已经后悔了。


“我要去睡了。”他没有回答,也没有看你,自顾自的跑到了他的软垫小窝中。


你看着被子包裹出的他的形状,苦笑了一下。


你最终还是超过了他那条无形的线,你知道,他真的要离开了。


第二天,你醒来的时候,小人正坐在你面前,穿着他最喜欢的那套蓝色小西装。看到你醒来,他对你点点头。“我要走了。”


你躺在床上,看着你的小人,或许是最后一次。


你想伸手摸摸他淡金色的头发,然而你不确定自己是不是有这样做的权力。


小人站起身来,他将一样东西放在你的手心。


他的小斧子。


“我还有很多,我不需要它,你可以留着。修剪一下你的玫瑰花。”


他垂下眼睛说。


你要去哪里呢?


你握紧手里的小斧头,锋利的刃或许划伤了你的手,但是你没有管它,你只是看着小人,苦涩在内心蔓延开来。


“哪里都可能,但不是这里。”他看了一眼你,那一瞬间,你觉得自己在他眼里看到了水色,但是你知道那只是你的错觉。


你低下头,摊开自己的手,看着手里的小斧头和细细的红线。


你感到头顶上被轻轻的拍了拍,太轻了,以至于你以为那是你的错觉,还有几不可闻的声音


“再见了。”


你抬起头,阳光洒在你的床上。


空无一人。


评论(5)
热度(23)

© 桃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