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残脑残,内心火热
杂食,食用各种cp,偶尔有产出,本质是个亲妈
一颗性情温和的桃

【Petty x Maxy】Robodoll

单纯的炮儿水仙已经不能满足丧失的我了!

性转玩起来!!

注意:

Peter x Max的性转有

乱七八糟的少女感有

不科学有

顺便吐槽一下Peter的恋爱体质【。


【Petty x Maxy】Robodoll

Petty知道自己依赖Maxy,可是她没想到这种依赖已经严重到了如此地步。

她喜欢和Maxy在一起,喜欢到恨不得时时刻刻都赖在身边的地步,哪怕是陪着Maxy去机房这种她完全不懂也不感兴趣的地方。她陪着Maxy去晨练,去吃饭,去图书馆,在图书馆里百无聊赖的靠着Maxy翻着书。这时候Maxy总会拍拍她的头无奈的感慨你也太不爱读书,Petty就笑着咧咧嘴吐了下舌头。其实她喜欢看书,只是Maxy在她身边这件事几乎占据了她所有的兴趣点,她没有注意力用在书们身上了。

然而总有这样的情况,Maxy在研究院一呆一周不见人,或者是她自己要出去参加比赛。每到这些时候她都会有些不安,好像精神力的一半跟着那个人一起去了不知道哪里,而剩下的这一半,做什么都有种力不从心的感觉。她不喜欢这样的感觉,可是她无法自控。

于是Maxy不在的比赛她总是发挥平平,说不上不好却也难有突破,Petty对这样的结果十分不满。的确,她对冠军的渴望似乎天生就没有那么强烈, 她只是喜欢网球,然而正是这种喜爱,让她无法接受不能专心于比赛的自己。更糟糕的是,她发现自己开始抗拒这种比赛,这种因为缺失了一半的精神而注定平平的比赛。

Petty有些难过。而她的情绪,总也瞒不过Maxy。

Maxy或许看上去学究气了些,然而这不代表她对感情的事情像大家想象的那么“学术态度”。相反,她很聪明,这让她更容易抓住那些不经意间露出的小情绪,然后,甚至先对方一步的觉察到对方潜在的不安。这一次也不例外,她敏锐的感觉到了Petty的过分依赖,确实,无论是Petty还是自己,都很难完全为对方留出时间。然而……Maxy用手指慢慢顺着自己的头发,也不是不能解决。她笑了笑,打开了宿舍的房门。


“这是……布偶娃娃?”Petty端详着手上的小玩具,很快认了出来,那是某次比赛后手工社团送给她的礼物,照着Petty的样子做出的布偶,后来被她摆在了Maxy的研究室美其名曰“时时刻刻陪着你”。然而手上这个明显经过了Maxy的改造,原本短短的金发被换成了几乎及腰的长发,还加了一副眼镜,于是看起来就像是Maxy了。除了外形的变化,似乎还沉了点。Petty掂了掂,歪歪头看着Maxy:“你给她施什么魔法了”

Maxy笑着打开笔记本,打开了个什么噼里啪啦的输入一行指令,然后转过去让Petty看屏幕。

“哇哦……”Petty眨眨眼睛,屏幕上出现的是Petty此刻的画面,而且从角度来看,应该是手里的洋娃娃的视角。“Maxy……我都不知道你还有偷窥这种奇怪的爱好。”

习惯了Petty私下里不着调的说话方式的Maxy没有理她,转过屏幕又输入了几行指令,于是Petty惊讶的发现小洋娃娃胳膊抬了起来,在她的手上轻轻敲了一下,像极了平时Maxy在她胡闹时拍头的样子。

Petty笑了起来:“Maxy……我太爱你了。”

Maxy也朝她温和的笑着:“现在你可以把我装在包里随身带走了。”

“虽然其实想想会动的布偶有点像诡异的恐怖片的桥段但是……我很喜欢。”Petty把“便携式Maxy”抱在怀里,布偶在Maxy的操作下,又轻轻拍了拍她。

“所以不许偷窥我洗澡”Petty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补充了一句。

“不看。”

“其实偶尔看看也可以,我身材还是很不错的。”

“这个我知道。”

“摄像头的镜头防水防雾吗?”

“如果你喜欢的话,可以加上。”

“加上吧”Petty笑的一脸意味深长。Maxy挑挑眉毛:“那就加上。”


接下来的日子,任何关注网球的人都会说那时Petty Colt的巅峰年代。她看起来似乎总是充满活力,全神贯注,赢下一场又一场的比赛。人们说那是Petty的时代到了,然而真正的原因,Petty自己都觉得说出来有些太孩子气——她坚定地觉得,是Maxy和她的布偶娃娃的作用。

布偶娃娃一直被Petty随身带着,去外地比赛的晚上Petty总会和她的布偶娃娃玩上那么一会儿,她知道Maxy看得到,听得到,于是她会讲各种各样的事情,比赛赢了或输了,对手是怎样人,遇到了刁钻的记者,关心运动员的恋情八卦真是这个国家改不了的爱好之类的。而这个时候,Maxy会在另一端的电脑旁一边写着着各种各样的论文或者代码,一边听着Petty絮絮叨叨,然后等Petty说累了或者渐渐睡着了的时候,操纵着布偶娃娃,轻轻拍拍她的头。

这样的日子好的像个二流的爱情电影,虽然觉得有些缺乏波澜,然而每一分每一秒都那么的令人满足。

然而生活毕竟不是电影, 所以那一天还是来了。

Petty不再带着布偶娃娃了,她依旧赢下一场又一场的比赛,她想自己以前果然太孩子气了,会相信爱情和幸运物之类的东西。

她最终还是要靠自己赢得比赛啊。即使有些遗憾,即使很难过,她终究还是能在这片草地上奋力拼搏,还是能够挥舞球拍,追逐胜利,这是最好的,这就够了。

至于曾经的喜欢,她想,就这样随着对方越过大洋彼岸,到遥不可及的地方去吧。或许有一天她们还会再见到,或许有一天她还有机会再陷入那种深刻的眷恋中,但是现在——

——现在,她会一个人,好好地赢下去。

不过总有那种时候,当她因为一球与胜利失之交臂,当她终于还是没有击败自己的对手,当她遇到了各种各样的状况,带着疲惫与不甘回到住处的时候,她会想,当时曾经有人会听自己乱七八糟的说,会轻轻地拍拍头安慰着自己。

于是她翻出柜子里的人偶,呆呆的望着它。

“Maxy,我今天输了比赛。”

她知道那一头没人在听,但是这反而让一切更容易说出口。

“只差一点,我就可以打败她。”

“上一次摔倒的时候伤到了腰,我以为我忍得住,”

“可是我没有。”

“其实真的挺疼的。”

“但是我会没出息的想,如果你在看,我一定会坚持着打完的。”

“你希望我赢,不是吗?”

“所以我一直在努力地赢着每一场比赛。”

“因为我真的很喜欢你啊,我不想让你失望。”

“有你在,我就不会觉得那么疼。”

“但是现在你不在这里,你不关心这些了,所以它疼起来的时候,比以往都更加难以忍受。”

“Maxy……”

Petty将那个一动不动的人偶娃娃放回箱子里,愣愣的看了半天,盖上了箱子。

“我真的很想你啊。”

她趴在箱子上无声的哭泣着。

箱子里的人偶抬起了手臂,轻轻拍了拍空气。


评论(1)
热度(5)

© 桃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