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残脑残,内心火热
杂食,食用各种cp,偶尔有产出,本质是个亲妈
一颗性情温和的桃

炮儿水仙小段子(多CP)

一套画手的题,但是很有趣所以挑了一些写一写!

啥CP都有,GJ PG为主,还有玛丽苏(喂)

以下放文



1.用黑白描写色彩(GJ)


他坐在沙发上,阴沉的夜色透不进玻璃窗,只有树投下的黑色影子摇晃着。

暗色的西装,素白的衬衫,他依旧保持着一贯的打扮。Gangster无数次地嘲笑他的衣服一看就是个条子,还是沉闷无趣的那种。他听了也只是笑着替他整整领子。你最喜欢的不就是这样的?

于是那人愤愤的偏过脸去,谁最喜欢你了。

于是Joe笑着摸摸他的头。我没说我,我在说你的斧头。

有着黑色的斧柄,黑色的利刃,只在斧锋才映出银白色的斧头。

现在正被他握在手里的斧头。

他坐在斧头坐在沙发上。回想着那人漫不经心的玩着斧头的样子。

你不是说只要带着它你就不会被打败吗?

为什么最后只能费力的把它塞给我,然后推我出去呢?

现在它完成了它本来的任务,你为什么不回来取它呢。

他痛苦地闭上眼睛,垂落的斧头上滴下粘稠的液体,汇入地板上蔓延开的痕迹中。




2.空无一人的画面表现人(PG)



窗帘被拉开,阳光照射进空无一人的房间。

床上的被子乱七八糟的堆着,还留着些许暧昧的痕迹,而它的的主人们也明显没有心思把它收拾整齐。上面的小矮桌上还残留着一点几分钟之前被评价为"还能吃"的三明治渣与一杯几乎被喝得干干净净的"不好喝"的咖啡。

两件睡衣被随意地丢在床上,打开的衣柜放了西装的那一半被翻的乱七八糟却没有衣服被取走,另一半的运动衫反而缺少了两件。

窗外的矮墙上有黑猫路过,好奇的瞥了瞥屋里,它很少在清晨看到窗帘被拉开,更不要说这个时间里面空无一人的情景了。

屋子的主人去哪里了?

黑猫歪歪头,这个问题明显没有在它的脑中停留太久,它自顾自的卧在墙头,享受一个空气清新的早晨的小憩。

如果它仔细的观察一下,或许会注意到墙上空空的网球架,屋子的主人去了哪里呢?

或许也在某个网球场享受一个空气清新清晨吧。



3.冷色调表现温暖的场景(GJ)


沉默在这片不大的空间里蔓延。

Joe有些拿不准该怎么做。他在面对Gangster时总会有这样的感觉,这个人的心思就像个小孩子,单纯却又难以揣测。

此刻Gangster也没有说话,安静的看着Joe。他安静的时候简直乖巧,蓝色的眼睛透彻的像雪山的湖泊。但是Joe知道这个人离乖巧这个词有多遥远。

最终Joe还是打开手里的小盒子,拉住对方的左手。把那枚对于Gangster而言过于简单的银白色指环套在了他的无名指上。

于是Gangster低下头看着手上的东西,无声的笑了起来。



4.暖色调表现冰冷的场景(GJ)


橙黄色的灯散发着令人愉悦的光影。桌子上的酒瓶已经空了大半,盛着金色酒液的被子被端了起来,送到湿润的唇边。

即使是他在连续喝了这么多威士忌之后,也不免脸上透出红色。

他想他有些醉了。他抬起头看着对面墙上的小架子,上面零散的摆着几本书,一些折纸小动物和一盆仙人球,他还记得那个人给自己这些东西时自己总有些不屑一顾,然而还是会收下来把它们好好地摆在对面一抬头就能看到的架子上。

要自己读的书,坐在这个沙发上折给自己的小玩意儿和“即使不管也会慢慢成长陪着你的”仙人球。

Gangster闭上眼睛,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他模模糊糊觉得似乎又听到了那个人的声音,说着不要喝太多什么的。

于是他无理取闹一般的嘟囔着你拿走我的杯子我就不喝了。

然而,不会有人来的,不会的。



5.用静止的的场景表现时间的流逝(GJ)



他没有搬过家,甚至连内部的装饰都没有改变过。

他还记得的他第一次进入这个房间的时候,满意的看到它按自己的喜好被装修的像一个宫殿。他自在的走进去来回渡着步,然后悠闲地坐在沙发上,靠在沙发背上交叉起双腿。

他喜欢这种感觉,他是这里的王。

他很少带人进来,其实上只有一个。那个不起眼的乡下片警,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看上了那个人哪一点,但是带回来之后他似乎明白了一些。每次回来的时候他都觉得自己不是单纯的回到了自己的住所,而是回到了家。

家里面开始渐渐有另一个人生活过的痕迹,总有一个人在等他。

但是这样的日子不适合他。他并不是那种会好好地按时回家的好丈夫。相反的,他讨厌一成不变,讨厌过分平静,而对方带给他的生活让他觉得枯燥。

他甚至忘记了这个人也并不是温柔的十分有耐心的人,于是他们开始争吵,那些争吵多半以那个人的退让为结束,甚至有的时候,他根本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结束了。

然而矛盾还在愈演愈烈,终于有一天他指着门对他说,滚,我玩够了。

那个人抿了抿嘴巴,开门转身而去。

然后再也没有出现过。

他后悔过,也开始觉得一个人的家似乎有些空荡,然而他从来没有去找过他,他不想在意这一个人的缺失,他少了谁都可以活。

另一个人存在过的痕迹慢慢被磨灭,有时他会因为这种失去而觉得隐隐的有些难过一般的感觉,于是他用他最喜欢的姿势坐在沙发上,环视着四周。

这个地方仍然是他的宫殿。他仍然是他的宫殿的王。




6.打破次元墙吧!(一先生x你)

他的慢条斯理的脱下他的西装外套,解下领带,仿佛是卸掉了什么重负一般的长长地舒了口气。他的嘴唇微张,粉色的舌尖露了出来,然后无意识般的舔过下唇,仿佛在暗示一个吻,然而那湿润的嘴唇很快的勾了起来,变成一个慵懒而挑衅式的笑。

脱下的衣服和鞋歪被整整齐齐的叠放在一边,身上渐渐的只剩他在这个时候习惯穿的小背心和白色内裤,他大步的走到柜子旁,长而苍白的腿和赤裸的脚交替着无声的踩在木制的地板上,他骨节分明的手抚在斧柄上,慢慢收紧,转过身来盯着地上的人的样子像是看到了到手的目标的猫,饶有兴致的思考着如何玩弄这个注定跑不掉的猎物。

他的手臂扬了起来,然后猛地挥下,不明显的肌肉在这一瞬间显出了强大的力量,利刃斩破肌肉砍入骨头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沉闷,但是血花溅在他的皮肤上的样子美极了,像是落在冰上的玫瑰花瓣。

然后又是一下,更多的花瓣落上去。

他不满足于紧紧重复这样机械的过程,他在带来痛苦上极具创造力,他用着不同的工具,甚至用着屋内原有的摆设,越来越多的红色蔓延开来,在地上形成了一副极具张力和生命力的抽象画。

他像是个死亡的艺术家。

可惜的是人的生命总是消逝的太快,他的画作必须尽快做完,当花也变得冰冷的时候他把那东西丢在地上,慢慢转过身来,盯住你。

他朝你露出一个单纯而开心的笑容。

"没人能违抗我,你也一样"



评论(5)
热度(11)

© 桃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