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残脑残,内心火热
杂食,食用各种cp,偶尔有产出,本质是个亲妈
一颗性情温和的桃

【GangsterXJoe】错落的现实

简直不敢说这还是海带带的side b【。

随着最近压力越来越大感觉这对CP也越发的那啥了起来。

傻白甜脑你快回来QAQ

以下放文


【GangsterXJoe】错落的现实


你睁开眼睛。


不应该是这样的。不应该是这样的场面。


你看着眼前被映得通红的的天空,和被火苗吞噬的房子。你认识这座房子,房子的主人带他来时说这时恶龙的城堡,你还记得那人说这话时上挑的近乎恶意的嘴角。


你被我关住了。那人满足的笑起来,在你面前关上了房门。


为什么现在这座房子会处在一片火海中?


是谁干的?


你抬起手,看着手中的汽油桶,不能理解的看着它。


房子的主人呢,在哪里?


你麻木的将手里的东西丢在地上,向房子走去。


他在哪里?




醒来。


你翻身坐起来,再软的沙发也不适合睡觉啊。你揉了揉肩膀。抬头看向门厅。


刚进家的人看起来很是吃惊。你怎么在这里?他问。


我?等你回来啊。


那个人看起来有些局促。确实,工作并不清闲的你几乎没有等过他回家。于是你站起身来走过去随口问着。饿了吗?要不要吃东西?


那个人却意外地避开了你想要拉住她的手,把手藏在背后。


我先去洗澡。


他从你身边走过,你闻到了什么别的味道。


那种你也并不陌生的,腥甜的味道。


你于是强硬的拉住他,在他的手上看到了简陋的包扎和上面斑驳的血。


你抬起头,皱着眉看着他,他像做了错事又不愿承认的孩子一样,偏过了头去。





睁开眼睛。


房内的热浪和烟气熏得你不停地流泪,火在近在咫尺的地方燃烧,然而你却想没有感觉一般的往里走。


然而温度还是让你有些分不清楚方向,你试着推开一扇房门,却被热度烫的收回手。不过你也看明白了这里是厨房。


不是这里。


你从门缝看了看内部,你看到落在地上的茶壶。于是你想起自己曾经给他泡了一壶茶,加了两块糖,还有牛奶,还有……


还有什么?





醒来


你把他带到餐厅,他不耐烦的扯着你捂着他的眼睛的手。你笑了笑松开了。


是一个蛋糕。


你看到他有些别扭的神色,很开心又不想承认的样子,你听到嘟嘟囔囔地说着什么“哄小孩子一样”“我又不知道我生日是哪一天”“还是巧克力蛋糕”之类的话。


于是你笑了。你没有告诉他确实你是用Maria喜欢的方式来做的,你没有告诉他这并不是生日只是你住在这座房子里也有一年了,你也没有告诉他你看到了他半夜偷偷去冰箱拿了巧克力蛋糕来吃。


你只是切了两块出来分给他一块,然后叉起自己那块上的草莓喂进他嘴里。





睁开眼睛。


你站在楼梯上,一步一步蹒跚的往上走。


你想起他也是这样被你扶着向上走,在喝了茶之后他说困,也确实困的几乎立刻就要睡过去。于是你轻声对他说,去楼上吧,他就整个靠在你的怀里,任由你带着他去任何地方。


他说他可以和你去任何地方。地狱或者天堂。


而你到底把他带去了哪里?





醒来。


你有些诧异的看着那个跨坐在你身上的人,他正居高临下的看着你。


你不想要吗?


高傲的神色与赤裸的求爱在这个人身上没有丝毫的矛盾,你愣了愣,没有回答,伸手摸摸他的头发。


即使你也不懂这个人的心思。于是你习惯性的接受,并且配合。


他似乎理所当然地把你的反应理解为了想要并对此十分满意。他知道你从来不会拒绝他,或者说拒绝不了他。他于是得意洋洋的朝你笑了起来,慢条斯理的脱掉身上的睡袍。


于是你看到了他还带着少年气的细而长的脖颈,瘦削的肩膀和手臂,他的皮肤因极少见到阳光而变得苍白透明,你仿佛可以看到其下流动的血液。于是你忍不住伸手抚摸他的侧腰,感受着他胸腔内传来的搏动。


但你的手很快很快被他抓住,睡袍还堆叠在他的臂弯处,而他好像毫不在意一般,注视着你慢慢地凑近你的掌心,半眯着眼睛吻上去。他的柔软的嘴唇落在掌心有着微微的痒意,然而下一刻他的牙齿咬了上去,你吃痛的闷哼一声,却没有抗拒的任由他咬下去,你知道这是他会的为数不多的表达爱的方式,所以尽管粗暴而原始,你依然接受它。


你甚至轻轻安抚般的拂过他的眼睛。


他在你的动作下平缓下来,放开了你的手转而俯下身子轻轻咬了咬你的嘴唇,于是你按他希望的那样分开嘴唇,他的舌尖追逐着你的舌尖,像是遇到了喜欢的食物的小孩子,反复舔吮着,却又不舍得吃掉。你忍不住想笑,手轻捏了捏他的后颈。


你爱我吗?


你听到他这么问


爱啊。


你注视着他回答,他笑的更加得意,把睡袍彻底脱下来。他抽出衣带绑住你的手,然后得意的在你身上蹭了蹭,他的手探到了你的唇边,你顺从的含了进去,仔细的舔湿。


你知道他想要什么。你会满足他的。





睁开眼睛


你用力推开了卧室的门,你看到处于烈火之中的房间,火光中你看到床上依稀的影子,你想起自己把他放在床上时忽然涌上心头的难过。你用力的抱着他,用力的,然后你用近乎哭出来的声音在他耳边说,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偏偏要这样做


你让我该怎么办。


我不得不杀了你。





醒来。


你看着眼前的男人,缩在他怀里像个小孩子。 然而即使是如此依赖的姿势他也一样不会让人想到脆弱。那种侵略性从他长而卷的睫毛上,从他白而透明的皮肤中,从他红而薄得的唇中透露出来。危险而迷人。


你轻轻抚摸着他的金发,睡梦中的男人习惯性的在你手上蹭了蹭,砸了砸嘴把你抱的更紧继续睡着,明明没有用太大的力气,你却觉得被勒的发疼。


让人觉得太过温馨的场面简直麻木了人的神经,于是你闭上眼睛,继续睡下去。




为什么你不再醒来。


评论
热度(10)
  1. Zoey 河彖桃知 转载了此文字

© 桃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