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残脑残,内心火热
杂食,食用各种cp,偶尔有产出,本质是个亲妈
一颗性情温和的桃

【GangsterXJoe】(匪首x政委)新瓶旧酒

整理写过的段子的时候翻到这个顺手存一发

没错这是个AU

我觉得我越来越丧心病狂了【

必然的ooc了,大概还挺雷Orz

总之……慎入


【GangsterXJoe】(匪首x政委)新瓶旧酒


“乔政委,组织上的命令已经正式下来了,这次对斧头帮的行动和百姓的安危息息相关,所以组织决定,谈判为主,如果敌人顽冥不化,再采取非常手段。”


老乔默不作声的听完通讯员的报告,把手里的的烟屁股按进烟灰缸里:“成,我这就去,请组织放心。”


既然要谈判,老乔这边便先写了封信捎过去。通信很快就有了结果,斧头帮那边的要求很简单:一,约在狼墩崖边的小亭子里;二,老乔那边,最多只能带一个人去。


负责带信的是个还不大的小战士,老乔拆信的时候他也跟着看了一眼,立刻激愤的不能行:“乔政委,这摆明了是鸿门宴啊,还只准带一个人,这不是摆明了欺负人吗?您可一定不能去!”


老乔笑了起来:“鸿门宴就不去了吗?组织的任务摆在这里,就算是鸿门宴也得去闯一闯啊。”看到小战士还想说些什么,老乔拉过他摸了摸他的头:“况且斧头帮虽然是匪帮,但是也有自己的江湖道义。这次去,不过是谈判而已。”


“那……那您带着我去!我接受过训练,枪法可准了!”小战士的脸上写满了担忧。


“不必啦,小同志,这种和狼打交道的事,还是让我们这种难啃的老骨头去。”老乔笑笑站起身来,把手枪别进腰里。“我出去的这段时间你好好看家,务必保证首长和乡亲们的安全。”


“是!保证完成任务!”小战士挺直腰背,向老乔敬了个礼。


老乔到的时候,亭子里已经有两个人了,他瞟了一眼便认出来为首的那个就是斧头帮的帮主费雷敌,令他惊讶的是,费雷敌看起来完全不像个匪首,反而穿的衣冠楚楚,文质彬彬,若是不知道还以为他是城里哪家的名门。而更令老乔在意的是他身后跟着的那个人,虽然也穿得像模像样,但那眼神凶狠的,反而比费雷敌看起来更像是匪首。亭子的石桌上拜了小菜和酒,两人落座之后互报了门户,费雷敌指了指身后的人:“甘思塔。我的手下。”


甘思塔。老乔忍不住多看了这个人两眼,年纪看起来不大,长相清秀,表情却冷得很。那人也看了回来,死死的盯着他,眼神中似是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神色。


这边费雷敌已经谈起了正事,老乔便也没有再看甘思塔。谈判出乎意料的顺利,费雷敌其实也有和这边联手的意愿,国军的在这一带的名声实在谈不上太好,他虽然是个匪帮,但干的也不是什么伤百姓的勾当,或许还是和共军联手更加符合他的想法。


两人相谈甚欢,酒过三巡,事情已经谈出了个大概。眼看天色渐完,两人便另约了时间再做商讨,道别而去。


事情如此顺利倒是很顺老乔的意,但是他总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而不对劲的根源,就是甘思塔。


甘思塔从头到尾没有说过一句话,然而视线始终在他身上粘着,那眼神,总是做了这么多年政委擅长揣人心思的老乔,也真的看不太懂。


原本事情有了眉目便应该向组织汇报,但是那天老乔始终有些不太放心,于是决定等真的定下来了再写报告。那晚,他早早的洗漱睡了。梦里不知梦到了什么,这一脚睡得始终不太安生。


便是怕什么来什么,和费雷敌约定的第二次会面时间还没到,消息便传了过来:出事儿了。


出事儿的不是别人,正是费雷敌。好像是被当地的另一个匪寨的人阴了一道,打猎回来的时候弄死在了山路上,还没等老乔做出什么反应,又有消息传来,斧头帮似乎立刻有了新头头儿,而且出手十分狠毒,直接杀进对头的寨子里,当场把对方的头儿和参与了杀害费雷敌的人清了个干净,顺势吧这边的寨子也收到了斧头帮门下。于是斧头帮俨然成为这片的第一大帮,在无人能与其相争。


这一切都发生的太快,老乔还没想好下一步该怎么办,斧头帮的人送来了新的信。上面就六个字。


老时间,老地方。


于是老乔第二次踏上了狼墩崖。


这次在亭子里等着的,不是别人,正是甘思塔。独身一人坐在亭子里,慢慢地喝一杯酒。苍山白云的背景下,一袭蓝衫的对方看起来竟然有种出尘的美感。


老乔于是走过去,也不说话,坐在那人对面,也端起了一杯酒。


先开口的是甘思塔。


“告诉另一边费雷敌去向的人是我。”


老乔惊讶的抬头看他,那人脸上带着微微的笑意,半阖着眼睛看着他。


为什么和自己说这个?老乔不太懂。对方像是看穿了老乔的想法,接着说了下去。


“告诉你也无妨,反正这个地方,已经没有能把我怎么样的人了。”


老乔默默无语,喝了一口酒,这是实话,现在的这个人,恐怕真的没有人愿意冒险去动。便是组织这边想要硬拿,怕也是一场恶战。


“让乔政委失望了,我和费雷敌不一样,我没打算和你们联手。”那人说这话时脸上的表情是堪称恶劣的笑容,“乔政委想必……也很头疼吧。”


老乔无声的盯着他,他知道这人还有话没说完。


那人的目光慢慢地从老乔的手上看到老乔的脸,脸上的笑意更明显了:“但也不是没有商量的余地的。”甘思塔凑过来,语气轻柔的说:“乔政委,做我的人吧?”


“……什么意思?”做他的人?老乔是在不能理解自己这么一个老政委有什么本事是匪帮用的着的。


“压寨夫人啊,”甘思塔的笑意更明显了:“不过压寨夫人可能还轮不到你,就当我包你做小相公?”


“你胡说什么?!”老乔难以置信的看着甘思塔。小相公?自己?


“我很认真的啊,”甘思塔坐了回去,看着老乔:“乔政委同意了的话,我就和你们联手,若是不同意的话……什么后果,乔政委想必比我想得更多。”


他慢慢地喝光杯里的酒,放在桌上:“乔政委……你自己好好考虑。”




写的时候满脑子的智取威虎山【

以及其实匪首你才比较像小相公啦

(被砍死


评论(7)
热度(7)

© 桃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