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残脑残,内心火热
杂食,食用各种cp,偶尔有产出,本质是个亲妈
一颗性情温和的桃

【Reese/Hobbes】控制

给 @海带螃蟹 的爱的小段子,安抚一下海带带~

真的很短很短很短…………………………

可能,OOC,了



     Reese承认,他确实对这个男人注意的有点多,或许是因为他很有趣

  

     那个男人看起来就很有控制欲,无论是他那一尘不染的三件套装扮还是打理的一丝不苟的头发。Reese向后靠在扶手椅里,看着对面挂满标本的墙。光秃秃的质感粗糙的墙和精致的蝴蝶标本。像极了这个人站在这座监狱里的感觉,一片裸露而死气沉沉的规整中一个像是画纸一样精致的人。


   背景乐是听起来熟悉的钢琴曲,大概是古典系。桌子上是关节精密的仪器,旁边摆着的是那本不知道被翻了多少次却依旧保存极好的书。桌子后面的男人正仔细的盯着镊子夹着的蝴蝶,小心翼翼却又十分利落的把它钉牢在底座上。


    Reese觉得自己其实很有耐心,但是他在观察了这个男人的标本制作过程一段时间之后仍忍不住的有点觉得枯燥,他的视线从那只漂亮而没有生气的蝴蝶身上转到了Hobbes手上,因缺乏日晒而苍白的皮肤和指腹上的茧都给这双修长的手曾添了些病态的美感。于是他想起来这个人的习惯性动作,他总是喜欢在发号施令前打个响指,然后说出冷酷而彬彬有礼的命令来——通常是什么折磨人的方法,然而他的声音总是那么的温和优雅,听起来简直接近于一个调情。


    所有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下,没有什么例外,也没有什么能控制的了他。


    Reese开始觉得有些好奇了,这个控制狂一样的男人的另一面应该是怎样的?


    于是他也学着他打了个响指,桌子那边的人于是有些惊讶的抬起头来,微微皱着眉头有些不满的看着他。


    Reese站起身来,一步一步的走到桌边,双手撑在桌上凑近Hobbes,露出一个友善的笑容:“听说在这里唯一能够自己控制的就是自己的呼吸……”他凑得更近,笑意浓了些:”你要试试连这个也失去的感觉吗?“


评论(2)
热度(14)

© 桃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