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残脑残,内心火热
杂食,食用各种cp,偶尔有产出,本质是个亲妈
一颗性情温和的桃

【Reese X Hobbes】失眠症

依旧是特别短的小段子

总之都是海带带的错嗯。

以下放文



【Reese X Hobbes】失眠症


Reese的睡眠其实没有那么好,并不是他不想睡或者不能睡,他只是习惯性的在睡着的时候也随时保持着警醒。


“做一个特工每一秒的休息都很宝贵,但是只要你还是特工,你就永远都没法好好休息。”


对于Shaw一边狼吞虎咽一边很无所谓的说出的这番话,Reese只是耸了耸肩,他并不是说特工不是这个样子,而是即使身为一个“前”特工, 他也依旧没办法好好睡着。或许这就是他当时选择酗酒的原因。并不是需要麻痹自己的什么神经,他只是想要在酒精的作用下进入梦境,而不是单纯的——闭上眼睛,然后睁开。


Root说他给了自己太多不必要的精神压力,然而Reese对此同样只是耸肩作为回答。他并不觉得眼下的事情对他而言是什么压力——Finch作为一个老板简直不能更理想,而且他的搭档也没有尝试干掉他——起码现在没有了。


然而此时此刻,斜躺在Hobbes那个透气不太好的办公室的沙发上,Reese翻了个身,感觉有些困倦。


或许是供氧不足……Reese挪了挪身子。他想Hobbes真的是有点偏执狂之类的毛病吧,沙发本来可以选用更舒服的,但是Hobbes坚持的用了现在这个,只是因为它看起来和这个办公室非常协调,协调到像是从这里长出来的。


其实这里的一切都像是这个活人墓自己长出来的,那些冰冷而精巧的透明监牢,枝叶蔓延的通道楼梯,了无生气的犯人们,带着假面的黑黑衣狱警,甚至包括设计者本身。Hobbes是这艘船上最自在的人,他是唯一一个可以在任何时间做任何他想做的事情的人。然而他却活着异常的规矩,按时起床吃饭巡查审问,按时整理他的蝴蝶标本制作新的。Reese甚至怀疑他连审问犯人的过程都有一个标准套路……或许真的有?


于是现在整个活人墓最自在的人其实是Reese了,他就这么随意的走进Hobbes的办公室,现在已经没有人会试图在路上拦着他了。他没有在意Hobbes在做些什么,自顾自的坐在沙发上。Hobbes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继续在他面前的纸上写着写什么。


“你是来告诉我我又处在生命危险之中了吗?”


“不……”Reese笑了起来,他让自己半躺在沙发上,舒展了一下身体。“其实你每天都处在生命危险之中,如果我要救你,就只能住在你这里了。”


Hobbes不置可否,只是利落的在纸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又换了一张来:“那你来干什么?”


“嗯……”


Reese也不太明白他来干什么,他刚刚结束了一个号码的任务,这个任务几乎要了他的命。他很累,他离这个船隔了一个大西洋,然而当finch说他应该休息一下的时候他还是选择在飞机上蜷缩了几个小时来到这里。但真正坐在这里时,他想做的所有也不过就是在这个不太舒服的沙发上躺上那么一会儿,如果能睡着的话就更好了。


他很困,但是他的大脑的某一块似乎就是不肯放弃清醒,疯狂的在空旷的意识中运转,阻挠他的睡意,即使在这样任务结束孑然一身的时刻也似乎仍有什么牵挂一样。他无法入眠。


等了片刻依然没有得到任何回答的Hobbes再次抬起头来,探寻的看向在沙发上半阖着眼睛的人:“来干什么?”


Reese睡意朦胧的望着光秃秃的天花板,微微弯起嘴角:“……来看看你是不是还活着。”


他听到Hobbes放下笔,然后椅子被拉开,脚步声不紧不慢的靠近自己,温度略低的手覆上自己的眼睛,他听到Hobbes低沉的如耳语一般的声音


“放心,Mr Reese,我们最终都会死的。”*


Reese于是顺从的闭上眼睛,放任自己的意识沉入无边的黑暗之中。


End



*电影里典狱长说那句话的时候苏死啦!!!


评论(10)
热度(21)

© 桃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