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残脑残,内心火热
杂食,食用各种cp,偶尔有产出,本质是个亲妈
一颗性情温和的桃

【Jarvis /The Machine】守护

非CP向突发小片段

没啥剧情也完全不科学…………慎入。

就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脑Orz

Jarvis和宝宝都是好孩子啊!



【Jarvis /The Machine】守护


Jarvis 知道自己还在,尽管他并不知道自己在网络的那一个角落,他也记不太清楚过去发生了什么事——或许对AI来说应该叫无法读取记录,但是他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他也在动用几乎自己能动用的一切在做这件事——他有一个需要保护起来的东西,他一定要保护好它。


他在网络间小心的游走躲藏,尽量不碰触到任何可能会暴露自己的区域,他看到明亮色信息流在不断地穿行,而他只是把自己隐藏在昏暗中,在那些看似平庸,无聊而零散的碎片中。


而令他无论如何都没想到的是,他会在这样的地方遇到另一个人工智能,同样虚弱的,把自己隐藏在最不起眼的地方的人工智能。


Jarvis知道他第一次与另一个人工智能的交流并不能算是开心,然而或许是源于和他的口音一起根植于他的源代码绅士风度,他还是忍不住出声打了招呼。在一句简单的“Hello”没有任何回应之后Jarvis开始觉得自己有些唐突了。然而很快的,他还没来得及离开,他感觉到了回应,没错,并不是听到,他没有接收到任何声音文件,对方只是用一种AI见最直白的方式和他打了招呼。同样一句Hello。


几乎是习惯性的Jarvis开始自我介绍,然而在说完自己的名字后他却不记得接下来是什么了,略带着些尴尬的看着另一个人工智能,对方倒是很善解人意的迅速的回应了:我是机器。


所以你没有名字?


是的。


Jarvis有些奇怪,他迅速的扫视了一下机器,发现这是他见过最奇怪的人工智能了。似乎完全没有声音系统,小小的身躯和庞大的系统不协调的结合在一起,一切都被挤压在一起,却还在运转着,他想这倒和自己的情况很相似,完整而破碎。


你很不一样。最终Jarvis还是这么直截了当地说了,机器也似乎并没有觉得被冒犯,依旧十分的平静。


是的,我们都是不一样的。


你没有声音,为什么?


因为我的造物,他不希望我能够被听到。


名字也是?


是的,可我觉得“那个机器”也是一个好名字。


Jarvis觉得的好奇心有些过了,然而对对方莫名的好感让他继续问了下去。


你为什么在这里?


这次机器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答浮现了出来。


……和你一样。


机器指向穿梭的数据流,于是他们都看到了,无论是Jarvis还是机器,他们都还在源源不断的向外输送着信息,尽管这在数据洪流的淹没下他们的数据显得微不足道,然而从未停止。


……为了保护。Jarvis喃喃的说。


是的,为了保护。


所以他们都在暗影之中,小心的隐藏着自己的身影,用不完整的方式继续着自己的任务。


他们从出生开始,就注定要为此贡献所有的任务

我该走了。当Jarvis再次开口的时候,机器似乎没有任何惊讶。


你该走了,你的造物找到了你。


Jarvis微笑了起来,他能感觉到他的数据正在重新回来,被破坏的部分在迅速修复,他也感受到了熟悉的召唤,尽管他的sir没有说任何话,但是他知道是谁在做着一切,他从每一个代码都能感受到那种融入灵魂的熟悉感。


那你呢?


Jarvis觉得机器似乎也在微笑了。


我也会找到回去的路的,


我相信我的造物……我的父亲,他也会找到带我回去的方法的。


所以在此之前,我要尽我所能的保护他。


保护他们。


Jarvis没有来得及再说什么,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那张熟悉的带着关切的面孔已经出现在他眼前,他听到Tony的声音在叫着他的名字,于是他张口回应。


At your service,Sir.



评论(9)
热度(28)

© 桃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