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残脑残,内心火热
杂食,食用各种cp,偶尔有产出,本质是个亲妈
一颗性情温和的桃

【办公室出品】【HRGJ】秘密档案Chapter 1

和塞总@海带螃蟹  以及小精灵@温墨其 玩起了接龙写文游戏,于是就有了这篇塞总办公室出品的接龙文。

经过非常随便的抽签大家非常随便的决定了我- @海带螃蟹 - @温墨其 的接龙顺序,然后非常随便的没有定主题,非常随便的决定每个人自由发挥,非常随便的规定了每更至少3000字,非常认真且坚定地把CP定为了HR和GJ。

于是作为写开头的人我就非常自由的发挥了起来x

我坚信不管我写多么shi的开头,后面的两只一定会写出神转折来的!!!

以下放文~


【HRGJ】秘密档案

Chapter 1     

  

所以这是个什么情况?

Reese迟疑的挥了挥手,对面的人露出了一脸看傻瓜的表情,好吧这确实不是个镜面影像。Reese也没有真的指望自己是在照镜子,毕竟对面这个人长的虽然五官长的和他极为相似,但是无论是一丝不苟否的短发还是整齐到近乎病态的西装三件套都让他确定这不是自己,起码不是平常状态下的自己。应该只是个长得非常相似的人吧…………Reese想着。

虽然这种想法自己都不信。

当他还在思考现在的情况的

时候,对面的人扫视了他一眼先开了口:“这里是哪里?”

……连声音都几乎一样,而且Reese有些挫败的觉得比自己的好听。

Reese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也不太清楚,其实他甚至不太想的起来自己是怎么过来的了。他记得之前自己像往常一样结束了一个号码的营救,和Finch说明了情况让Fusco解决剩下的烂摊子,然后打算去酒吧喝两杯就回去休息。并不太烈的酒却让他觉得有些醉意,回到家之后他几乎立刻倒在沙发上睡着了,然后……

然后醒来的时候他确定自己身下的还是自己的沙发,但是房间却已经不再是自己的房间。他和沙发像是被整个移到了这个像是废弃厂房一样的地方,而对面也放着一张沙发,沙发的主人很明显也刚刚小睡醒来。一副也非常诧异的样子。

手机没在身上,手边没有任何通讯设备联系的上Finch。没有任何监控设备的痕迹,没有来人。一切信息源都没有。只有两张沙发,两个陌生的人。

很明显傻坐着是不会有什么结论的了,Reese决定到处查看一下,然而出于做特工的职业习惯,空着手去明显不太理智。当他从沙发的某个空隙中摸出一把M9抬起身来的时候,恰巧看到对面的人也刚直起身来,正轻擦着和他手中一样的枪。Reese又耸了耸肩,看来他们不止长得很像,某些习惯也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其实本身这整件事情都诡异的让他不应该太轻信身边这个不明身份也说不上友好的人,但是既然他没有把枪口对着Reese,而且直觉告诉他这个人不会是威胁,于是似乎理所应当的,他朝着那个人走进了一步,伸出伸手只是笑了笑:“John Reese”

那人看了他片刻似乎在评估这什么,当Reese几乎认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那个人轻轻地握了握他的手:“Hobbes”

作为回答他得到的只有一个姓氏,Reese第三次耸了耸肩,已经比想象的好多了。他们很默契的没有再说话,只是分头向不同的的地方开始巡查。

Hobbes其实有些焦灼,但是一直以来良好的职业素养让他看上去波澜不惊。他看的出他的此时的盟友不是什么毫无自保能力的人,应该还受过专业的训练,并且不比他手下的雇佣兵差。可是……

他真的很想过去把那个人没扣好的扣子扣好把露在外面的衬衣塞回去,即使是刚睡醒他也不能允许自己的视野里出现这样不严谨的着装。还有那个端在腰际的枪是怎么回事?虽然Hobbes深知熟练地用枪者即使没有端平也可以打中目标,但是搭配上这个人的气质就觉得莫名的不可靠。他想要出声提醒但是忍住了,毕竟这个人不是他的下属,他也不觉得这个人的存活十分必要。毕竟只是暂时的“同伴”关系……能够互相帮助就互相帮助,不能的话……他觉得自己还可以耐着性子听完这个人的遗言,权作安慰。

两个人十分默契的从屋子的后部向前检查,看到的基本上都是排不上什么用场的废弃物,于是理所当然的,两个人在这个房间唯一的门前再次相遇了,简单的眼神交换之后Reese小心翼翼的握住了门把手,他其实没有抱着这扇门能够轻易被打开的希望,毕竟如果有人有目的的把他们丢在这里并且没有设置任何障碍,那么最大的障碍无疑是在这个门上了。向Hobbes递了一个眼神之后Reese慢慢地转动门把手轻轻用力,Hobbes则在他的身后警惕的端稳了枪——

“咔吧”一声轻响,门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被打开了。

Reese不敢相信的向后看了看Hobbes,在对方的眼中读到了同样的惊讶,然而他们没有纠结就顺势推开了门,几乎在看到对面的门的同时那扇门也打开了。Reese立刻握住枪警惕的盯着对面, 而对面的门完全打开后出现的两个人影也让他们惊讶了起来。

一个面相阴沉手拿斧子的年轻人,和一个穿着风衣拿着铲子的中年人,也警惕的把手中的武器对着他们。而且非常诡异的是,这两个人也长得惊人的相似。多年的特工经验告诉Reese,对面的人没有什么伤害他们的意图,但是出于警惕他仍是没有的放下枪,两方就这样对峙着。

片刻之后,Reese率先放下来武器,对面的中年人也跟着放了下来,Reese发誓他听到了背后的人不赞同的轻哼了一声收起了枪,而对面的年轻人几乎也是同时不太认同的垂下了斧子。

所以这是什么诡异的情况?什么奇怪的恶作剧还是什么诡异的阴谋?当四个人终于在中间碰面的时候Reese忍不住这么想着。Joe——对面的中年人这么自我介绍——正在和他交换着消息,看样子和他们差不多,莫名的到了这个空的房间,唯一的出口就是眼前的门,而出来就遇到了他们。在他们交谈的过程中那个阴沉的年轻人——Joe说他叫Gangster——始终一言不发,Hobbes也没有说什么,只在最后简单的点了点头,像是听了手下报告那样自然的嗯了一声,然后把探寻的打量着面前的长廊。

好吧,接下来该怎么办似乎也很明显了,现在唯一的出路就是眼前长长地走廊,愿不愿意似乎都要结伴同行了。达成一致后Reese非常自觉的走在了最前面,Gangster撇撇嘴巴跟了上去,Joe紧跟在Gangster的背后,而Hobbes则走在了最后。

Reese其实不太常玩游戏,毕竟游戏未必比他的生活更加惊险刺激。但是此刻这条长而黑的走廊确实让他有种身在某个游戏场景中的感觉,走廊的一侧是窗户,外面除了茫茫的大雾什么都看不到,而另一侧则是墙皮破落的壁面。在这种情况下接下来会走出来的是个丧尸还是个跳着痉挛芭蕾的护士都不会 让他太过惊讶,实际上,他唯一希望的就是最好像是游戏那样随处可以捡到补给,毕竟他手里的枪只有6发子弹,而Hobbes看起来也没有多余的弹匣。近战?他其实还是不那么愿意和奇怪的东西肉搏的。

随着他们的前行走廊也越来越黑,窗户开始渐渐的被灰尘掩盖到透不进光,Joe从口袋里摸出来便携手电筒,微弱的光束里弥漫着上下飞舞的灰尘。四个人的脚步声回荡在沉闷的空间里,Reese一边警惕地前行一边忍不住想着这条走廊也实在是长的不现实他确信他们已经走了10分钟左右了,不仅没看到尽头,连岔口都看不到一个。Reese不觉得在自己的认知里什么建筑物会有一个这么长的不讲道理的走廊,他几乎被这漫长的行走过程弄得有些精神麻木。这可不是个好兆头,Reese摇摇脑袋。毕竟如果敌人——好吧假设他们是有敌人的——想要趁他们不备进行偷袭,那么这么一段走廊也许是个不错的策略。

就在Reese真的觉得什么都不会发生他们就会这么一直走下去的时候,眼前的走廊忽然到了尽头,然而吸引他的不是那个光秃秃的墙壁,而是倒在地上那个倒在血泊里的人影。Joe在看到的第一时间就快走两步蹲下身来检视,穿着来看似乎是个年轻的女性。Gangster几乎在看到的一瞬间就皱起眉头来,用脚尖把趴着的人翻过来,然后出现在面前的景象让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气——

整个面部的皮肉像是被什么整块切去了一样,沿着发际和脸的轮廓有着整齐的切口,只剩下白生生的骨头,眼窝空洞的盯着上方,不仅是脸,还有左手,身上其他几个部分也是同样,都被整齐地切开来。Reese震惊的瞪着尸体,他实在想不出为什么会有人这么做,这又有什么意义。

“啪嗒”

裸露的头骨上忽然出现了一滴鲜红的血迹,Reese抬头看去,眼前的景象让他更加吃惊——


TBC



交给你了! @海带螃蟹 

PS 上面那只说,下一章可能还要一段时间,请不要大意的揍她,嗯。


评论(8)
热度(18)

© 桃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