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残脑残,内心火热
杂食,食用各种cp,偶尔有产出,本质是个亲妈
一颗性情温和的桃

【Hobbes x Reese】名单之外

名单之外


      Reese不太相信直觉,然而这一次他很确定,那个人不会是个行凶者。即使现在自己正被结结实实的绑在凳子上,而始作俑者就靠着办公桌,饶有趣味的盯着自己,Reese也依然这么觉得。不得不承认的是那个人几乎拥有所有成为变态杀人狂的素质:控制狂,强迫症,足够的智商和能力——这些你从他的一尘不染的黑色西装三件套和这个结构精妙的监狱就可以看出来,而且Reese还注意到了他手上的枪茧。然而Reese觉得他的乐趣不在杀人,或许看着活着的人的挣扎才是他的乐趣所在。就像现在这样……

      Reese慢慢地吐出一口气,他被绑在这个椅子上太久了,肩上的枪伤被消了毒止了血,但是这样的姿势还是会让人感觉到疼痛从伤口处渐渐地侵蚀着他的身体,Hobbes明显对他的这个反应很感兴趣,他甚至站了起来用手指在Reese的伤口上慢慢施压,直到Reese发出低低的痛呼才满意的松开手又坐了回去,他仍然没有说话,Reese也没有,只是在努力调匀呼吸的同时注视着Hobbes。


      他仍在观察,观察着这个监狱的统治者可能的疏忽,观察着Hobbes在一举一动间露出的意图。

      三天前的纽约,Finch收到了一个很奇怪的号码。

      一开始Finch以为这是Reese的另一个假身份,因为怎么看,那个号码指向的男人都和Reese太过相似,或许除了那个脖子上系的漂亮规整的温莎结。但是再进一步调查的时候,Willard Hobbes和他背后的国际监禁中心让Finch都皱起了眉头,能找到的资料太少了,他们甚至不知道那个被称为活人墓的地方到底在哪里,Reese翻阅着从Elias手里的来得为数不多的资料,抬起头看着Finch。我们知道的太少了……我们需要一些第一手资料。他的语气一如既往的低沉而轻柔,所以,你能想办法让我混进去吗?

    所以当天戴着面罩穿着全黑制服坐在飞机上的时候他才意识到其实他们对活人墓的了解真的少到了超出想象,他从飞行的方向和时间大概判断出了他们正在跨越大西洋朝着非洲飞去,正在腹诽这些家伙除了摩洛哥就找不到让特工忙的地方了吗的时候,飞机却意外地即开始减速,出现在他面前的,是汪洋大海中的一艘船。

    活人墓是一艘船。

    这个认知让Reese非常的惊讶,但是瞬间他也想明白了其中的聪明之处。但是愿意过着这样远离大陆,甚至算得上是远离世界的日子的人?Reese扶了扶面具确定自己带好了它。恐怕Willard Hobbes这个人,比他想到的还要不同。

    但是让他更加惊讶的是他很快的就见到了Hobbes,准确的说,在下飞机的时候他看到Hobbes正满面笑容的站在停机坪旁。会来接属下的飞机的典狱长倒是不多见,这么关心下属的人大概不是个坏蛋。这么想这走下飞机的时候Reese却淬不及防的被身边的“同事”缴了械反剪双手。Hobbes笑的更加愉悦了,他伸手摘下Reese的面具的时候挑了挑眉毛,然后低头看了看手上的文件。

“Mr……John Reese?”他重新抬起头,带着审视而玩味的目光打量着Reese。“欢迎,欢迎来到活人墓。”

  所以现在Reese搞明白了一件事,Hobbes并不是什么关爱属下的好老板,他之所以出现在这里和他笑的很开心的原因都只有一个——他在等他。

   他和Finch都把这个男人想的太简单了,他也试着逃跑,结果就是肩上多了一个典狱长亲手造成的枪伤,和现在他被绑在这里。

    第七天了。

    每天的都有不同的看守出现在他的房间里,他的伤口被不带麻醉的处理了,虽然很疼但是起码不会感染,他每天得到了不太多但是足以维持生命的水和食物,他除了被严密的的监控着之外甚至没有被用刑。每天Hobbes都会来这间屋子,通常不说话,像是把这里当成了办公室一样的处理文件,画着什么草图,甚至……做蝴蝶标本。看着一个典狱长做蝴蝶标本实在是有点违和,但是这个典狱长是Hobbes的话又不觉得有任何的不对,他的姿势优雅,神情专注,选的蝴蝶也非常的美丽。

    当然有的时候他也会折腾一下Reese,造成强烈但还在承受范围内的疼痛,可是他从没有问过任何问题,要过任何情报,像是他只是想要这样对待Reese一样,没什么目的和企图。Reese甚至开始怀疑Hobbes把他关在这里其实没有什么别的意图,他甚至开始在一些时候想着Hobbes虽然看上去特别的危险阴沉,但是抛开这些,他着实也是个很有魅力的男人。

    直到今天。

    "Harold Finch”

    先开口的是Hobbes,轻轻说出的几个音节却让Reese的身体一下子紧绷,Hobbes的笑意更明显了,他不紧不慢的像是检阅笔记一样的翻着他的本子“不得不说这个人实在是个很大的麻烦,我们几乎找不到他,但是很幸运的是,我们在纽约听说到了一些传闻”

    义警,西装男,被拯救的人,北极星。

    “更幸运的是,我们抓到了你”

    Hobbes饶有趣味的抚摸着自己的嘴唇,手头的资料实在太少,但是认真的研究一些细节,动用一点大胆的猜想,Hobbes模模糊糊的猜到了事情的大概。很有意思。

    “从你开始研究,再找去找Harold Finch……”Hobbes摇了摇头倒了一杯水给自己,“虽然缓慢,但是我想你们很快就能见面了。“


    Reese的反应比Hobbes想的更快,他迅速的站起身来将Hobbes撞在桌子上抢过桌子上的手枪,将枪口对准了Hobbes。

    7天时间,即使是在处理伤口时偷偷藏下的小小的弹片,也足以割坏束带。Reese深深地呼吸着让自己不去注意肩上的伤口,他的心脏激烈的跳动着。

    而Hobbes似乎也不是那么的意外,他只是站起来,像是一贯的那样抚着自己的领带和西装,像是上面粘了什么难以去掉的灰尘一般。

    “七天前,我们收到了Harold Finch的名字,有人想要他消失。”

    忽然之间一切对于Reese都变得明朗,为什么机器会给出Hobbes的名字,他又是被谁威胁到了生命

    活人墓没有出口,也没有弱点,你想离开,只能从内部破坏它。

    Reese用枪指着Hobbes,他的手从来没有抖过,即使现在也依旧稳稳地指着Hobbes。Hobbes得目光从他手上的枪慢慢地移到他的脸上,表情近乎微笑。

    你要离开这里,而我不会允许的。

    你要怎么选择,John?



评论(8)
热度(25)

© 桃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