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残脑残,内心火热
杂食,食用各种cp,偶尔有产出,本质是个亲妈
一颗性情温和的桃

【叶周】被你听到的我的所有

*这是一锅叶周肉

*依旧一发完+撒狗血,一切设定都是为了让叶周啪啪啪

*作为一篇番外,它的本篇在 这里,建议配合食用



    周泽楷洗过澡走出浴室的时候,叶修并没有在房间里。阳台的门开着,没有亮灯,周泽楷看到一点红光在夜色里明明暗暗,便径直走了过去。

    叶修果然在,正懒懒散散的靠着阳台抽烟。

    叶修烟瘾很大,但很少在周泽楷面前抽,就是打荣耀时烟瘾上来了,也多半就叼在嘴里过过嘴瘾,大概是面对喜欢的后辈时总是有那么点私心的,不舍得让人和自己一起抽这根二手烟。

    “前辈……“周泽楷小声的叫出声,叶修回头看到他,就顺手把手里那半根按掉,朝他笑起来。

    “小周啊。”


    这是他们一起出行的第三天。知道了叶修听力恢复的方式后,陈果坚持要公费让他俩出去玩一圈,说是“寻找声音的治愈之旅”。叶修面对这个充满槽点的说法抽了抽嘴角,但最后还是没有反对的去收拾了行李。陈果的想法他是明白的,虽然他那时候在周泽楷的帮助下已经不影响生活,荣耀也能正常的玩了,但是不来这一圈大家估摸着是怎么都不会放心的。

    那就去吧,况且小周还在休假嘛,就当是约会好了。

    叶修拎着包和周泽楷一起坐上车时,愉悦的给这趟旅行定了性。

    于是现在,他们就落脚在了某著名自然景观区内的酒店。这里远离市区,原本该是个观星赏月的好地方,偏偏这晚上不凑巧,有云却无风,是以叶修这么往外看,也只能看到远处影影绰绰的山形。

    “哎,小周,这会儿有什么声音么?“

    “有,虫子吱吱的叫声,小河叮叮咚咚的声音……别的没有了。“这些声音叶修其实都听得到,但周泽楷还是不厌其烦的又重复了一遍。

    “哦,好像还是单调了点啊。要是能听到什么……花开的声音啊,露水凝结的声音啊,抽枝长叶的声音啊,是不是又文艺又有范儿?”叶修又转过去看外面的深沉夜色。

    周泽楷犹豫了一下,一脸的为难。

    “真的,听不到……”

    所以也没法形容给叶修听啊。

    叶修噗嗤的笑出来,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膀:“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实诚啊。”

    总不能都像你吧……周泽楷心里颇有些不平,然而还没等他抗议,叶修已经自顾自的说下去了。

    “有的时候,人要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啊,比如这会儿虽然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到,但是你可以想象啊。”

    “比如前面其实有一片桃树林,中间围着一片荷花池,这会儿过去会有妙龄少女在洗澡,要是偷拿了她的衣服再告诉她你要救重病的亲人,她就会带着你去拿仙丹然后拯救世界……”*

    叶修越说越离谱,周泽楷听得一头黑线,正要告诉他虽然这游戏比他年龄还大但是他也是玩过的,叶修忽然停了下来。

    他斜斜的靠在阳台上,回身看着他,暗沉的夜色中周泽楷依旧能看到他嘴角那抹笑意。

    “再比如……今晚的月色真美啊。”*

    前辈作弊。周泽楷在心里想着,这个梗也太烂俗了。然而明明是这么烂俗又老套的梗,周泽楷却绝望的发现自己依旧被叶修弄得面红耳赤,说不出来话,只能任由叶修嘴角噙着一如往昔的笑意望着他,眼神认真而温和。

    这个无月也无星的夜晚,他分明在叶修的眼睛里看到了一片月色。


    在这种时候,接吻似乎也是无比自然的事情。

    被叶修的嘴唇碰到的时候,周泽楷没有别的什么想法,只有几个字刷了一内心世界的弹幕。

    前辈吻我了!!!

    这其实并不是他们的第一个吻,但是周泽楷仍然是紧张的,面对喜欢的前辈是心跳总是不受控制的乱起来。叶修喜欢在接吻时环着腰抱着他,彼此身体紧贴,他甚至担心隔着衣料叶修会不会感觉到他几乎蹦出胸腔的心脏。

    叶修的嘴唇很软,手臂随意的勾着他的后颈,搭在他的锁骨旁的手指有意无意的蹭过他的皮肤,不重,却无法忽略。

    那一点若有若无的碰触,像是抚在心里,一个涟漪接着一个涟漪。

    心波难平


一锅肉



 炖完这锅近乎羞耻play的肉,整个人都不太好了的不仅是小周,还有上缴了所有羞耻心的我( 


评论(32)
热度(203)

© 桃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