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残脑残,内心火热
杂食,食用各种cp,偶尔有产出,本质是个亲妈
一颗性情温和的桃

【叶周】为时不晚

*一发短小的日常傻白

*大概也算得上是甜的x



    周泽楷有个习惯,他早晨的第一件事和睡前的最后一件事都是查看一下手机。

    这本身没什么特别奇怪的,现在的年轻人离不开手机的很多。然而周泽楷倒不是沉迷于刷微博或者玩手游,只是单纯的打开QQ,看看叶修的在线状态。

    叶修没有手机,这一点在职业圈也不算是什么新闻了,所以大家找他的方式要么是QQ要么是通过苏沐橙 。而叶修还算良心得一点是,他只要开着电脑就会顺手把QQ挂上,而他除了睡觉的时候多半都会开着电脑,所以也不算太难找。当然,他自己要玩失踪的时候例外。

    比如当年忽然退役,然后人间消失的时候。



    周泽楷也是从电视上得到这个消息的,当时自然也十分吃惊,下意识的想去找本人问问,但打开QQ界面却又有些犹豫。

    叶秋的QQ依旧在列表中亮着,但周泽楷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该去问,或者说,问点什么好。

    毕竟他和叶秋其实平常来往算不上多,不仅平常基本停在有事儿说事儿的状态,甚至连加上QQ的契机,都带着点“黑历史”的味道。



    第一次见到叶秋的情况其实有些尴尬,头一次去嘉世体育馆的周泽楷赛后迷失在寻找卫生间的路上,跟着标识左拐右拐却始终是在兜圈圈。正值散场,工作人员大多疏导观众去了,周泽楷虽然是个新人,但早在来之前就被经理耳提面命过“不要跑去观众多的地方”,避开人潮连着换了几条路的结果就是越绕越谜,连自己到底身处何方都不知道。

    结果好巧不巧的,在一条走廊的窗边看到了叶秋。

    那时候的周泽楷并不知道这人是谁,但是能在这种地方的想来应该不是观众,正犹豫着要怎么去打招呼求助的时候,那边的人就已经注意到他了。

    “小周?怎么在这儿啊?”那人起身走过来,语气随意而熟稔。

    周泽楷认真地回忆了一下,他确实是没见过这个人的。大约这种自来熟的行为是够得上“套近乎”的边的,但周泽楷却一点这种感觉都没有。无论是语气还是神态,这人都完全不像是有着什么特殊企图。

    或许实在是因为态度太自然而然了吧,以至于酝酿了半天该怎么求助的话变成了最直接的叙述。

    “找洗手间,迷路……”

    那人很是了然的点点头:“指示牌坏了一个,挺久了都还没修,得换个灯泡。入口挺不起眼的,你找不到也正常。”说着就先行迈开了步子。

    “这边。”

    带着周泽楷找到了卫生间,又送佛送到西的把他送去了能找到路的地方,那人才走开了。

    好不容易回到了轮回大部队,面对询问情况的经理,周泽楷老老实实的回答了。

    “迷路,检修工指了路。”

    没错,一个穿的朴素,不用去疏导观众却对哪儿坏了东西了如指掌的男人,周泽楷能想到的也只有检修工了。



    所以当发现那个熟悉的面孔出现在了嘉世队伍里的时候,周泽楷很是惊讶。

    原来这个检修工的自来熟不是只对自己有效果啊。

    再听到经理称呼那个人为“叶神”的时候,周泽楷整个人都陷入了震惊。

    其实,在这次比赛之前他曾经设想过见到叶秋的情景,虽然以他的性格不可能会是多么的惊天动地,但是他以为至少是认真严肃的,总之不应该是迷路在找卫生间的路上,还把叶秋当作是维修工。

    这番内心的曲折叶秋肯定是不会知道的,看到周泽楷的时候还很是高兴的打了个招呼。

    “哎,小周啊。”

    依旧有些混乱的周泽楷,毫不意外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面对笑的亲切的叶秋,他除了埋低脑袋点点头之外,什么话反应都做不出来。

    “咦,这么不爱说话?”叶秋有些惊讶,经理顺势接过去话头说着“是啊小周性格有些腼腆是不太爱说话”,叶秋一副毫不介意的样子点点头,但是周泽楷知道叶秋那句话的真正含义,大约是觉得和刚才略有反差吧。

    想到这一点,周泽楷觉得更加的窘迫了。

    还没来得及让周泽楷做好十足的心理准备真的开口,嘉世的车就已经过来了,叶秋走过来拍了拍周泽楷的肩

    “打得不错,继续加油啊。”

    说完这句话叶秋就自顾自的上车走了,留下周泽楷一个人恨不得把自己埋起来。



    作为一个后辈见到传说级的前辈的感觉就这么被一个单方面的尴尬的压了过去。生疏感恐怕是不会有了,但周泽楷心里仍有一些过意不去,虽说一切误会都没有被另外一个当事人知晓,可就让这件事儿就这么翻篇也不太符合周泽楷一贯的作风。思来想去,他在QQ群里找到了叶秋的头像,组织了半天语言,一口气朝着不在线的人发过去。

    “叶秋前辈,谢谢指路。可以的话,下次赛后,请你吃宵夜。”

    周泽楷本来是趁觉得叶秋不在线留言,自己也好免了接不上话的苦恼。然而这么一长串发过去之后反而更加不安,周泽楷一面刷着网页一面时不时的切回来画面,生怕错过那边的回应。

    还好叶秋的回话来的也不慢,那边的头像灰了一会儿就亮了起来,红色的小图标下面弹出一句话

    “小周要请客?那就不和你客气啦。”

    周泽楷松了一口气,紧张了半天的表情也终于放松下来,然而还没等他想好先问想吃什么还会先问在哪里见,叶秋那边就又来了一句。

    “单独说话的时候确实也没那么话少啊”

    “……”

    周泽楷的内心已经完全如同他打出去的省略号了。

    再接着随着消息一并弹出来的是来自叶秋的好友请求,叶秋也是很坦诚:“我没有手机,完事儿之后我会让沐橙帮我登上QQ,到时候QQ联系就成。 ”



    于是那场比赛之后周泽楷果然就通过这种方法联系到了叶秋,并且坚持要帮忙做了联系人的苏沐橙一起去吃。因为也接近半夜,几个人也没打费周折的去吃什么大餐,周泽楷提供了提前选好的几家店,苏沐橙从中间选了一家冰激凌,三个人就一起去了。

    吃的事情大多是苏沐橙来做,叶秋和周泽楷倒有些陪同的意味。周泽楷本来还是有些紧张的,原本就属于内向的性格,席间还有个女孩子,只好绞尽脑汁的想着话题。而叶秋就随意多了,先是打趣了一句“小周对吃的很有研究嘛沐橙都吃到两人份了”,然后话题转到了荣耀上,和周泽楷讨论着刚刚的比赛。

    说到了荣耀周泽楷顿时自如了很多,而叶秋的见解也都十分精辟,直切要点,他偶尔也会想到叶秋这样和对手敞开了分析不要紧么,但是对面完全没有任何顾忌的意思,他也并不像想打断。

    周泽楷喜欢叶秋说起荣耀时的样子。语气仍然是平常那样没什么太大的波澜,然而嘴角的笑意和眼神中透出的愉快都仿佛有着熠熠的光芒。周泽楷忍不住想,其实粉丝们那些夸张的想象,有一部分还是很靠谱的嘛。



    当晚回到了轮回的周泽楷收到了叶秋询问他是否安全回去的消息。周泽楷回复了之后,想了想又加上了一句“谢谢前辈。”

    叶秋几乎是秒回:“今天可是小周请客,反而还来谢我啊?”

    周泽楷认真的回复过去:“不是说请客。谢谢前辈。”

    虽然依旧没有说原因,但他想叶秋一定是能理解他的意思的。而叶秋的回话果然也换去了其他的话题:“小周以后有什么事,就在QQ上找我就行,开着电脑就会挂着的,看到了就回你。”

    所以这是随时可以去找叶秋的意思?周泽楷有些高兴,虽然并不擅长找话题,但是和叶秋说什么内容的这个问题,周泽楷决定留到以后再思考。心里已经几乎要开出小花,回过去的话还是一贯的中规中矩:”好,前辈早点休息。“

    躺在床上的周泽楷看着那边回过来的“晚安”,直到叶秋的头像暗下去仍忍不住时不时拿起来看看,嘴角仍然带着遮不住的笑意。



    结果事与愿违的一点是,因为总担心会不会打扰到叶秋,再加上并不擅长找话题,周泽楷虽然有想和叶秋说话的想法,但和叶秋始终停留在有事情才会联系一下的程度。但自那天之后,周泽楷的列表里就有了一片常亮的枫叶。早晨亮起,吃午饭的时候灭下去,下午再亮起,有时会一直到深夜。

    原本只是无意中注意到,次数多了却也成了习惯,仿佛就透过这样明明暗暗的小图标,看到了另一个人的夜晚和清晨。

    而现在,换成了一个歪歪扭扭的“笑”字的头像依然亮着。叶秋在线……也就是说他应该还在电脑前?

    想到这儿,周泽楷又有些放心,还在电脑前,那意味着他没有真的离开荣耀吧。

    没有离开,应该就会回来的吧。

    周泽楷的那一句疑问,最终还是没有发出去。



    再后来的某一天,黄少天在职业选手群里把“叶秋出来”这句话刷了一屏。周泽楷有些疑惑,叶秋明明在线啊为什么还要在群里问,直到看到了“隐身可见”这几个字才忽然意识到。


    他被他注视了很久的人给予了这么特殊的对待,却一直不知不觉。


    周泽楷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点开了列表里的头像。

    他依旧没想好要说些什么,也依旧苦恼于自己的口拙。

    然而他想,总应该有个开始。

  

    —叶秋前辈?

    —嗯,小周。



End


结果连恋爱都还没开始谈(


与文无关的闲话:

作了个大死,明明只会写日常傻白甜,非要放飞自我去写个大一点的脑洞。最近的时间也都贡献给它了,一段时间没产出讲真感觉罪恶极了。

然而深知自己“我一定可以写个长文出来的”之类的想法都是错觉,所以决定打算尽可能缩减到一发完

不过写出来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

以及我终于可以用一下这个Tag了(泪目

评论(7)
热度(121)

© 桃知 | Powered by LOFTER